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千金归来:沈总走着瞧 > 第二百四十一章 这亲情未免来的太晚

第二百四十一章 这亲情未免来的太晚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xs.cc,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简夫人震惊无比,看到鬼一样看着面前的人:“你,在说什么?”她每一个,都艰难无比地吐出来。

    简童将知道的事情,简单明了与简夫人说了一遍,“就是这样子,无论你相不相信,我不是你女儿,救不了你儿子。简家不缺钱,简先生也不缺人脉,相信凭借他的人脉,真心想要救你们的儿子的话,应该是能够找到和你儿子相匹配的,如果连堂堂简家也找不到的话,那我一个外人,就更救不了你们的儿子。”

    女子平静无比地说完这些话,只是如果简夫人此刻内心没有那么震惊的话,如果她多花一点心思地凝视简童的话,她就会看到简童平静冷漠的面容下,潜藏着的一缕缕地悲怆。

    如果……没有如果。

    所以她看不见平静外表下的轩然波涛,看不到冷漠下的受伤。

    简童最后凝视了那华服包裹下的她喊了二十来年的“妈”,“你走吧,别耽搁了……简陌白的病情。”

    那一声“哥”,她始终是开不了口的。

    不仅仅是在于简家对于她而言的伤害,更是,她的身份的的确确的不是简家的人。

    “不是的小童!”简夫人怎么能够放走这唯一一根救命稻草?

    早已不顾形象地猛地扑了过去,双手死死地抓紧了身下的人,就怕这一不小心叫人跑掉了,她绝不能放弃……为了儿子!

    “小童,你真的是我的女儿,当年的事情,妈都知道了!”简夫人急得忘了分寸,将当年的事情,一不小心就都招供了出来,但看简童面无表情的模样,只以为简童不相信,心中一急,连忙说道:

    “你不相信我说的话,你总相信老爷子吧?

    老爷子那么英明的人,如果你不是简家的血脉,老爷子怎么会帮别人养孙女?

    你爷爷是什么样的人,小童,你比我更清楚,老爷子绝不是会帮别人养孙女的人,老爷子更不会把那么一大笔产业交到一个外人手上,

    你要是还不相信的话,你就想想你小时候你的事情,老爷子都是亲力亲为,不假手他人,就连你哥他都没有你更得老爷子重视的啊。”

    望着这焦急万分的妇人,突然之间,简童心中的震惊,远远比不上听到简夫人这番狡辩的话后,忽然涌现出的那股疲惫感。

    “所以呢?简夫人多年来不闻不问,只因为你当年误会了我并不是你女儿,你不敢把你的怀疑告诉家里任何一个人,因为你怕失去你简夫人的宝座,所以你就可以心安理得地看着我经历那些是是非非,对吗?”

    “小童,对不起,妈……”

    “好了,不用再说了,我救不了简少爷,简夫人,你不要忘记了,我此刻这副身体里,缺少一颗肾。”

    面前的妇人怎么敢就跟她开这个口?她要自己这个残缺的人去捐赠骨髓?

    简童更不敢承认的是,她面前这个“妈妈”,用不到自己的时候绝不会想起自己,也只有用得上自己的时候,才会想起她来。

    “小童,妈为了你,千里迢迢从S市过来,妈妈心中也愧疚你,念着你。”

    “住嘴!”凭那简夫人悲情地诉说,只把简童内心的魔鬼逼出来了:“简夫人!”她手掌攒在衣服口袋中,忍着心口莫大的痛楚,她把面前的妇人看了又看,“你不是为了我千里迢迢来,你的千里迢迢是为了你儿子简陌白!”

    我是你的女儿吗?

    我是吗?

    如果是,为什么我从来都没有感受到过那股母亲的温暖?

    如果我不是,你又为什么口口声声说想着我念着我,因为我是你女儿?

    “你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来,你真的是为了我吗?

    是啦,是的!

    你是为了我!

    为了我身体里的骨髓!”

    不知不觉,她竟然越说越大声,她用喊的,她甚至朝着简夫人吼着:“你滚!滚出去!我没有骨髓可以救简陌白!”

    昭昭脸色煞白地跑过来,死死抱住了激动不已的简童:“老板老板,你冷静一点,不要这么激动。”

    但简童就像是沉寂了几百年的火山,你以为这是一座死火山,却在这一刻,突然爆发,无数的熔岩喷发而出,凭借昭昭小胳膊小腿,又怎么能够架得住一座沉寂许久之后首次爆发的火山呢?

    咚咚咚咚咚……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那人一把拽住了昭昭,把昭昭往旁边一拉,长臂一伸,紧紧箍住了那激动的人儿,抱紧了怀中的人,即使隔着衣服,都感受到怀中人儿剧烈的颤抖,心口涌出心疼,健硕的手臂又不自觉加大了力道,沉声在她的耳畔说:

    “别怕,我在,任何人都别想伤害到你。”

    简童突然一震,豁然抬起头,入目……下一秒,她伸手重重地一推:“你怎么又回来了?”

    男人不语,倒是一旁的郗辰没好气地说:

    “阿修公司那边有事,所以让手下人先回去,正好在机场路上,和她,”一边说着,郗辰手就指着简夫人:“和她乘坐的出租车擦肩而过。他们几个在确定了就是简夫人之后,才打电话给阿修。

    简夫人走的方向是向洱海去的,阿修一听,立刻打道回来,呵呵~要不是担心你的话,阿修也不会医院途中就折返回来。”

    “那我还是真要求求沈先生,还是不要担心我了,我怕被沈先生惦记久了,命不长。”

    郗辰听着这冷言冷语,怒了:“简童,几年不见,你这张嘴巴修炼得比刀子还要利,不管好赖,阿修脑壳上还沁着血,就担心地赶紧跑过来,这份心意,你不在意,也别这么嘴毒吧?”

    听郗辰提及来沈修瑾脑袋破了,她抬头看了一眼纱布都沁出来鲜红色的血,这到嘴的讽刺冷嘲,才守住了口。

    “昭昭,今天民宿来了太多闲杂人等,叫阿力他们送送,把人送出去。要是谁还要闹的话,就报警吧。”

    她疲惫地伸手揉了揉眉心,简夫人不敢置信,简童就这么要把她赶走。

    “小童,妈求你了!你救救你哥哥,成不成?啊?”

    “简家不缺钱,更不缺人脉,简先生会不留余地地救他简少爷的,毕竟,简先生只有简少爷这么一个儿子。”

    “你爸爸他!”简夫人闭了闭眼睛,猛然睁开眼,冲着楼梯上的简童喊道:

    “你爸爸他在外面早就有了私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