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二婚盛嫁蓝小棠时慕琛 > 第515章 番外之婚姻也可以向东(全文完结)

第515章 番外之婚姻也可以向东(全文完结)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xs.cc,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第515章番外之婚姻也可以向东(全文完结)

    颜清泽看着苏拾槿的车消失,他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她真的走了。

    他本能地追了几步,可是,人跑步的速度怎么比得上汽车的速度?

    他跑到停车场的门口,她却已经早就消失在了转角。

    冬天的街道,本就比平时的要冷清不少。

    此刻,整条街道上,除了零星几个行色匆匆的人,就是两排掉光了叶子的树。

    冷清,萧瑟。

    颜清泽感觉冷空气进入肺部,让呼吸变得有些呛人。他缓了缓,然后慢慢回到了自己的车旁。

    他拉开车门,坐了上去,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离婚证。

    鲜明的几个大字,刺痛了他的眼睛。

    他翻开里面,比起之前两人坐在一起的合影,本本上简简单单的内容,都透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决然。

    颜清泽突然后知后觉地想起,刚才他说要做回从前的时候,苏拾槿说,他们以后可能不会见面了!

    所以,她要去哪里?!

    他的眼睛猛地睁大,心头很多个念头升起。

    她不会是要和洛繁华去什么地方吧?

    如果不是,她一个人,能照顾好自己吗?

    她说再也不见,但是,她和他,还有时慕琛、傅席歌,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那她就连他们其他人,都不见了么?!

    颜清泽拿起手机,给苏拾槿打了过去。

    可是,电话那头,却传来关机的提示。

    他有些着急,想去找她又不知道去哪里。

    突然之间,他想起,她有不少东西都在他们公寓,估计还得回家收拾东西吧?

    想到这里,颜清泽连忙发动了车,向着自己的公寓开去。

    一路上还算畅通,他停了车,快步跑到了电梯间,好似生怕自己去晚了,苏拾槿就跑了一样。

    他拿了钥匙开门,推开房门的一霎那,他反而刻意慢了下来。

    他仔细听着,可是,房间里却一片安静。

    颜清泽心跳变得有些快,他悄声无息地走了进去。

    只是,他才走到客厅茶几处,整个人就无法动弹了。

    茶几上,放了两个盒子,上面清晰地写了:72小时紧急避孕药。

    他拿起其中一个,里面地锡箔已经打开,唯一的药片没有了。

    另一个,他又拿起,也是同样的情况。

    他的手指狠狠一颤,心底有钝痛肆虐,他这才看到,茶几上还有苏拾槿留下的纸条。

    “药我已经吃了,放心吧,为了效果,我吃了两倍的剂量,不会怀孕的。”

    纸条从掌心滑落。

    颜清泽看着它飘落在地上,他的喉咙堵得更加厉害了。

    而他的视线一转,就看到了一旁的桌子上,放着一个戒指盒。

    心头有个预感,他走过去,拿起盒子。

    里面安静地躺着两枚戒指,一枚是她的,另一枚是他的。

    是啊,怪不得他刚才牵她的左手,感觉少了什么,原来是因为她将戒指摘下来了?

    他亲手给她戴的戒指,那个只符合她手指的戒指、她看了一眼就喜欢的戒指,她不要了!

    颜清泽拿起男款的戒指,迟疑片刻,将它缓缓戴在了自己的左手无名指上。

    为什么,他们会变成这样?

    不过才几天的时间,一切都变了!

    他走到主卧,看到床上被叠得干干净净的被子,就好像想要寻找最后一丝希望一般,打开了衣柜。

    那里,整整齐齐挂着一排衣服,有他的,也有她的。

    只是,他看到了,她的那些,也只是他母亲给她准备的。而她从苏家带过来的,一件也没有。

    衣柜里赫然还是他们第一天住到这里的模样,就好像这两个月的相处,不过只是记忆错乱,产生的幻觉。

    房间里很安静,明明和之前他短住过的时候一样,可是,颜清泽还是觉得空落得慌。

    他觉得自己的胸腔里,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掏走,冬日的冷风就那么直直灌了进来,让他无法呼吸,无法思考,似乎,连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他坐在了卧室的地上。

    脑海里,突然想起两件事。

    那天,他在商场里,情不自禁吻了她,他看到她冲他微笑,只觉得心头柔软而又踏实。

    还有,那天,他们一起去买戒指,他看着她手指上钻石的光,突然在想,他是不是喜欢上她了?

    当时,因为别的事情,他没有再考虑过这个疑问。

    而此刻,这个疑问再次升起,一下子就变得清晰起来。

    他听到秦海涛说了那些话,生气,想杀人,可是,还能保持理智。

    可是,当他听到酒店的那个服务生说她和洛繁华去了酒店住了一晚,他所有的理智就都没有了。

    相比较秦海涛和洛繁华,他介意的,一直都是洛繁华!

    只是因为,他在吃醋,在嫉妒!他忍受不了她喜欢别人!

    颜清泽的身子狠狠一软,只觉得自己似乎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而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一声。

    苏拾槿也是在那个小区哭了一会儿,发泄了,才回家的。

    父亲没在家,她回到自己的房间整理东西。

    她整理着才意识到,自己从颜清泽家出来,什么都带了,独独忘了她的电脑!

    原本,笔记本电脑没有了就没有了,她重新买一个就是,也不想再去麻烦颜清泽了。

    可是,她的笔记本里,有不少她的设计稿子,都没有在网络上备份,所以……

    苏拾槿犹豫了一会儿,这才拿起手机,给颜清泽发了一条消息。

    卧室里,颜清泽听到手机响,恍恍惚惚拿起来,发现竟然是苏拾槿发过来的。

    他心头一亮,仿佛沙漠中的人看到了绿洲,于是,连忙点开来看。

    上面只有一句话:“我的电脑忘在你的书房了,如果方便,能不能帮我快递到我家?”

    快递?

    他感觉喉咙一堵,捏着手机,正要回复,苏拾槿就将地址给发过来了。

    他的指尖打了几个字,反反复复修改,最后,又全部删掉,回了一个字:好。

    那个笔记本,恐怕是她唯一留在家里关于她的东西了吧?

    颜清泽起身去了书房。

    书房里,全都是他平时处理的文件和要看的书。而她的电脑,就那么鲜明地放在他的一个文件下方。

    她毕竟是女孩子,就喜欢那种花花俏俏的东西,所以,她的笔记本被她贴上了粉色的贴纸,看起来就好像一本颇大的杂志书。

    他拿了起来,发现上面竟然亮着休眠的灯,显然是,她根本只是合上了电脑没有关机。

    忽然间,他就想起,那天他出差回来,看到她正坐在电脑前,不知道在做什么。

    而她似乎很高兴,还自称‘本宝宝’。

    想到这里,颜清泽的唇角不自觉地勾起了一抹柔软的弧度,连清润的眼睛里都染上了温柔的光。

    那是他听了那个老人的话,想通了打算和她试试以夫妻方式相处的第一天。

    当时,他就是随口问了一句她在做什么,她还说那是秘密不告诉他。

    现在……

    颜清泽看着手里的电脑,一个念头疯狂席卷了他。

    他竟然第一次想要探究一个人的隐私,明明知道这样不对,可是,这个念头一旦升起,就怎么压也压不下来!

    他呼吸变得有些紧张,明知道自己即使看了,以他的电脑水平,她也根本察觉不了,可是,他依旧好像做贼一样,整个人都神经紧绷起来。

    颜清泽打开了笔记本盖子,见没电了,又插上了笔记本的电源。

    他点了开机键,顿时,就出现了输入用户密码的界面。

    原来她电脑竟然是有密码的?

    他似乎在经历一场斗争,最后,理智战败,他拿出一根传输线,接了自己的电脑。

    两个电脑相连,颜清泽深吸一口气,开始破解密码。

    时间很快过去,她的密码并不难,所以,在他最后敲出一串命令符之后,他就已经进去了。

    屏幕上,是一串十分精美的吊坠。

    即使他是男人,对于女孩子这种闪亮的东西不感兴趣,可是,依旧被经验了一把。

    吊坠上的元素都是六瓣的雪花,拼接在一起,晶莹剔透,纯洁优雅。

    他在下方找到了它的名字——雪精灵的祈愿。

    颜清泽看了一会儿,然后将这幅图发送到了自己的邮箱,接着,看向了桌面。

    她似乎不会整理桌面,上面乱七八糟的,有文档有音乐,还有电影。

    他拿着鼠标,习惯性地想要帮她拖拽到应该放的地方,可是,刚刚点了一下,这才意识到什么,于是,又将鼠标放了下来。

    他该不该继续看下去?

    颜清泽斗争良久,突然想到,如果他在她的电脑里,看到她和洛繁华的合影,那岂不是……

    想到这里,他打算放弃了。

    但是,电脑如果开着,邮寄的话可能会损坏,所以,他点了开始菜单,准备将它关掉。

    而就在他点了开始菜单的时候,鬼使神差地将鼠标移到了word那里,结果,就看到了她最新编辑文档的快捷方式。

    上面有两个字赫然跳入眼帘。

    日记。

    颜清泽感觉呼吸紧了一下,他的指尖微颤,才不过斗争了三四秒,他就已经将那个叫日记的文档点开了。

    同样,也需要密码。

    可是,就因为需要密码,才凸显出了它的不凡。

    颜清泽再次破解密码的时候,心里都在想,过去的他,从未预料过自己有一天,竟然偷看他人的日记。

    而那个被他偷看的人,不是他处于青春叛逆期的孩子,而是他的妻子。

    不,此刻已经是前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