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老婆威武 > 03 李焕的阴谋诡计

03 李焕的阴谋诡计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xs.cc,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龙健你心情怎么忽然又好起来了?”龙健跑到食堂吃饭的时候,坐在对面一个女同事问道。

    龙健欣喜的答道:“只怪幸福来的太突然。”

    什么意思?美女不明白龙健话中含义,想要深究的问下去。龙健顿时整张脸都埋在了碗里大吃特吃。这个幸福还不就是起码知道了冷淡老婆没被别人拐跑。

    那个李焕也真是的还用那种法子来试探自己对他表姐的爱,有必要吗,自己对美女都是同一样爱,尤其是刘莉那个冰雪美人更加的具有挑战性?

    龙健吃完饭跟食堂里的各位女同事招呼着吃好,愉悦的飞回去了自己的工作岗位。门口一个穿着深灰色套裙的冷厉美女拦住了兴高采烈的龙健的去路。

    独特的体香,柔媚的外观,般般入画的美女姿态,跟冷淡老婆有的一比的美色,这便是销售部的最高领导者‘音素。’

    “哈哈,音姐听说你要走了?”

    “是啊。”音素放了龙健进去,她黯然失色的背靠着墙壁,似乎很苦恼的表情。

    龙健从兜里拿出烟递过去,这个女人别看她漂亮,其实也是个爱抽烟的主,都说会抽烟的女人,都是一定很有故事的。这个音素自然也逃脱不了被故事怀抱的命运。

    “我要走了,你好像很开心?”音素也不客气的接过了他的烟,本来公司的规定,公司内不能吸烟,公司内为了照顾吸烟者专门造就了一间吸烟室。

    “不……。”龙健一换开心的脸,整张还算英俊的脸加剧的冷了下来,“音姐这么漂亮的女人要是走了,公司的业务一定会下降到最低点。”

    音素手中的烟被龙健自主点了起来,她黯然的看着窗外明媚的天气,摇头一叹:“今天我刚谈完业务回来就从一些下属的口中得知要换了我这个经理的决策。”

    “我想不会辞退你的,音姐。”龙健镇定道:“首先音姐的手里掌握着公司三分一的大客户的所有讯息与资料,还有你磋谈成的生意人脉,我想,光是这一点,聪明的股东更加不会让音姐你走。在者,音姐谈成的生意客户,据我所知,还都是一些掉毛秃顶的老男人,你要是走了,那些老男人失去了色狼该有的目标,还会有兴趣在跟咱们公司合作吗?”

    龙健猛吸了一口烟,在音素充满渴望的瞩目下,继续道:“音姐的魅力无人能挡,光是这样,便能为公司以后的前程发展出更多的路脉,要是开员工大会决议的话,我第一个不准音姐走。”

    龙健嘴上说的蛮在理,其实心里早就知道这一切只不过是自己那个小舅子试探自己对他姐真不真心的举动而已,没想到这反倒引来了音素的苦恼。

    音素听完龙健这些色狼议论后,刹那间就笑出了声。一笑百媚生,龙健是深深的体会到了这个词的含义,不好,邪恶了。

    “笑什么,难道说的不对吗?”

    “呵呵,没,我只是很多虑,你怎么知道我谈成生意的客户是男性呢?”公司的客户一般都是对外保密,在生意场上重点就是靠人脉吃饭。而龙健这个才来没多久的新进血液怎么会知道这些?

    龙健哪能知道音素的想法,要是跟她说自己是无聊的时候去你们刘总的闺房走了一圈不小心看到的,音素会作何感想?

    “喔,龙健看不出来你对我手下的客户还知道的不少呢。”

    “当然了,音姐那么漂亮的一个人,我平时还不把注意力偷偷放你身上?以及你每次去会客户,我都会问一问周边的同事你的事情。”

    “啊……你还打听我?”

    “是呐,谁让音姐那么有气质?”

    “好吧,小鬼好好干,希望如你愿我不会被辞退。”音素挥手告别去了自己的办公室。

    一会,几个跟自己在一个部门的男子微笑的跑过来,“龙哥,刚才看音姐那苦恼的样,是不是也知道她要被辞退的事情?”

    “别乌鸦嘴了,好好干你们的活吧,小心音姐扣你们工资,你们就知道错了。”

    ……

    华龙酒店,vlp房。

    “李焕,你看我这个计划行不?”一个染了一头黄毛的青年脸色阴沉的给李焕出了一个馊主意,让他去从他表姐那里勒索点钱过来还赌债。

    “可……那是我表姐啊。”李焕自责的抓了抓头发,一头本来整理有序的头发全被他抓乱的跟街边的乞丐的鸟巢发型一样。满脸的苦色,像是受了多大的罪似的。

    李焕在日本的大学的确是很优秀又很有天赋的学生,只因为接触到了面前这三个狐朋狗友后染上了毒品,赌博,美色。

    李焕前几天接到表姐电话要他来她公司玩玩,他欣然接受了。这三个朋友硬是要跟过来看看传说中的女强人。中午时候也就带着他们一起去跟自己表姐吃了那顿饭。

    三个痞子见到李焕表姐的第一面,那真是看呆了,美若天仙都难以形容刘莉的冷艳美丽。李焕在带这帮朋友来华夏大国时,就把自己表姐的老底都跟他们交代了一遍。

    刘莉母亲是华海市财务局的局长,父亲是房地产的有名大商,而龙健的家世自然也顺带的给拉上了。母亲是华海市军区第一女性司令员,而父亲呢?自己那个姐夫表姐说没见到过也没听说过,只是因为他父亲跟她母亲决裂了。龙健还有一个妖孽级别的妹妹“龙庭。”在外国成立了好几个公司,具体是什么就连表姐刘莉都不知道,李焕自然更不知道。

    李焕身边三个狐朋狗友刚来华夏没几天就因为输钱急红眼借高利贷,谁知道华夏高利贷的黑幕?本来一百万的账,一下子就滚雪球似的不到五天就滚到了上千万,这三个狐朋狗友跟自己的家庭都是比较普通的类型,这上千万上哪去拿?昨天晚上高利贷的带上一车拿着家伙的人到四人面前放狠话话。还不上钱,把他们四人的器官全部挖出来抵账,然后在去问他们家人要其余的钱。

    这个黄毛没辙就想到了勒索李焕有钱表姐的计划。

    李焕前想后想,最终抵不过三个狐朋狗友的你一言我一语,莫名其妙的就答应了下来。

    傍晚,刘莉早早就下了班将公司一些事务交给了其他的股东打理。打电话找上李焕,然后带着他还有他三个朋友一块去超市买了些菜,回去说是亲手下厨做东西给他们四人吃。

    某人,还因为老婆没被人抢走的兴奋而努力干活,干什么活呢?给大姐送文件,给美女端茶倒水,偶尔跑自己电脑玩玩魔兽世界,工作就是如此轻松。

    而音素到晚上下班后还很纳闷,按理说,自己今天回来了,上面的理事会应该会找自己谈话的,奇怪的是都下班了,都没叫自己进办公室谈话。她不仅有点怀疑下面人说自己被辞退换人的话是不是胡说的。想起今天饭后龙健对自己说的安慰话,心里感觉到了沉沉的温暖。好久,好久没有男人来安慰过自己了。

    “美女美女我爱你,天荒地老跟着你,叮当叮当……。”手机想起风骚的电话铃声,龙健掏出手机看了看。哎,真邪门了,这个婆娘还会发短信?令人惊讶的是还叫自己回去吃饭?肯定是为她表弟做的饭。龙健想到半个月前,刚入住进这件单人房,自己为了能吃到她做的饭,真是无所不用,无奇不用。

    想一想自己做人还真够失败,破釜沉舟,斧头有点沉;背水一战,鞋子有点湿;半月前想吃刘莉做的饭,菜都买好她也不做。哎,想干点儿事情没有一件成功的!

    今天为了她那闻所未闻的表弟就开张下厨,也太偏心了吧?

    刘莉呢?她刚才还是躲在厨房趁着炒菜之际偷偷给龙健发的这个短信。刚才在带着李焕跟他三个朋友进屋时,她就义正言辞的说不会让龙健回来吃这顿饭。现在自己反而偷偷给他发了短信。

    外面的四人正在商量,染了一头黄毛的瘦子瞅见厨房里的刘莉还在忙活,一双色眼深深的紧盯着那摇晃的肥~臀,在一个兄弟的推搡下才回过神。

    样貌还算正经的一人压低了声音:“李焕听你姐说,你姐夫今晚要很晚才回来,要不要现在就下手?”

    另外一个高个子赞成道:“我看现在就行,时机不等人。”

    李焕还在心里做着最后的思想斗争,这个表姐对自己从小到大都很不错,这次去日本留学读服装设计还是她出的钱,她为了自己好过点,还没少给自己打钱挥霍。可是想到高利贷的人的狠话,只能咬牙同意几个朋友的计划。

    李焕从兜里拿出一包药,白色的米分末倒进了表姐刚才喝过的水里。

    整个过程小心翼翼,甚至是紧张的李焕倒药米分的手都在不停打摆子。

    “我回来了亲爱的老婆大人。”一声嘹亮的男音伴随着开门声闯进屋内。龙健先是怪模怪样在屋内李焕四人身上好好的打量了一会。

    “哈哈,姐夫好。”

    “龙哥好。”三人异口同声的礼貌的问候这个进来的人,这人除了李焕口中所说的老妈是司令员的龙健还能是谁?

    龙健那么大的声音,刘莉怎么会没听见?她是故意无视龙健的叫喊声,跟他说了多少遍,无论在哪里都不准叫那么肉麻的称呼。

    厨房里的菜吵的叮当响,龙健没跟坐在大厅里的四个人多说一句话,反是惊喜万分的冲进了厨房内。“老婆啊,真是奇迹啊,你肯下厨让尔等品尝你的手艺啦。”

    “去你的,要不是为了照顾李焕带来的朋友们,我才不下厨呢,麻烦。”

    “得了,老婆我来给你炒这个菜叶子,不是我吹牛,当年我炒菜王的称号不是白得的。”

    “不行,你的菜压根吃不得,我不放心。”刘莉还从来不知道龙健会炒菜这一说,就知道他的身手真很厉害外,还不知道他会点别的什么。

    “好吧,那我先出去等待老婆大人的美味佳肴了。”龙健大步踏出厨房,正好口渴,见到桌上满满的一杯水,不等李焕四人阻止,龙健已经满杯进肚。“你们四,咋那么惊讶?”龙健摸了摸脸,看到李焕四人用着相当目瞪口呆的表情望着自己,难道最近自己又帅了?

    龙健一阵风似的跑进了老婆的闺房中,对着她的大镜子左照照,右照照确认一遍。好像真比平时帅了许多,难怪他们会用那看帅哥的眼神瞄自己那么久。

    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哭丧着一张脸。黄毛用眼神跟李焕说:“你表姐不是说没让他回来吃饭吗?”

    李焕苦着一张脸,用眼神回应三兄弟:“天晓得。”

    “开饭了。”刘莉将菜全部上好,特意叫了一大声,见龙健房里没应声,反而自己房间的门是开着的,还很大的动静。“龙健你又进我房间了?”刘莉气鼓鼓的冲进自己房里,只见到米分红色的大床上,龙健卷缩着身子在上面,脸色通红的犹如映辉的晚霞般。

    龙健神情恍惚的推着脑袋从床上直起身,双眼无神的看着刘莉,口中直直的重复着一句话,“好热,好热。”

    “龙健你怎么了?”刘莉发现龙健貌似不对劲,正想摸摸他额头是不是发羊癫疯了,忽然后面一痛,整个人就晕在了房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