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老婆威武 > 15 去夜场找麻烦

15 去夜场找麻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xs.cc,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龙健在民警的帮助下简单的包扎后,马上踏着步子跑了回去,还好这一块离家没多远。本来几个民警还要留住龙健问清楚顺便做笔录,龙健心里担忧家中老婆,被限制的没办法了只能将他妈的身份搬出来,几个民警吓的险些没一屁股坐地上。

    为了不让人跟踪自己,一路上龙健是小心翼翼的注意四周有没有人跟踪。

    “李雪我记住你了。”龙健在心底狠狠的想到。得不到自己的**,就企图杀掉自己?李雪倒是够毒啊!

    到了小区外面,龙健矮着半边身子左右观望,发现的确没什么人跟自己,一个箭步跑进了小区里。

    到了楼下给刘莉打电话,要是真的关机了,今晚就只得到外面住。

    按照刘莉那恨死自己的心态,还有平常说一不二的风格,可能会关机,龙健只是心怀期待的祈祷老婆别关机让自己回去。

    电话很奇迹的还开了机的。

    电话那头响了好一会才接。

    “老婆开下门。”龙健站在外面捂着还隐隐作痛的手背处。

    “已经过了12点,说不开就不开,龙健你应该是知道我的脾性,别把我的话当耳边风。”

    “可是,老婆先开门吧,出了点事,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交代清楚。”龙健的声音有点急缓又夹杂了一丝慌乱。

    “出什么事了?”刘莉是个精炼机灵的人否则也不会凭着自己的手段在商场上翻江倒海无人能敌。平常时候龙健都是一副哈哈大笑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的轻松姿态,今天他说话不仅认真还有点反常。刘莉刚才看书正想熄灯睡觉正好接到这通电话。想了片刻,还是去开门了。自己倒想看看他倒底想跟自己说些什么。

    “烤?”龙健警觉到在下面有很大的动静,成群的脚步声跑上来。

    门刚好打开,龙健一个转身就钻进了屋内。顺便门也被狠狠关上。

    “你怎么了?”刘莉捂着嘴很吃惊的看着龙健背靠着门,气喘吁吁的。一只手被一圈纱布所缠绕,头发凌乱,一身西装全是灰尘,样子看上去好是狼狈。

    刘莉一开始的怀疑全被吓的烟消云散的过来正要说话,却被龙健一把捂住了她的小嘴。龙健压低了声音喘息道:“外面有仇人别说话。”

    刘莉会意的点了下头,接着她扶着龙健进去了睡房。

    “你等等,我去打水来给你洗洗。”

    “别了。”龙健坐在床上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等平息好呼吸,龙健抬起眼,故作轻松的说道:“等下给你保镖打电话,让他们明天开始全天候护卫你,明天我顺便请个假。”

    “龙健……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得罪什么人了?要不我给你妈打电话?”刘莉听龙健首次这么严肃的说话,她感到很害怕。要是龙健用那副嘻嘻哈哈的表情还好。刘莉在看到龙健现在出事的第一时间就是想给他妈打电话,因为龙健的妈可是华夏大国第一任担任司令官的女性。首先在权势上,她妈就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白道她妈都吃的开。

    “切,你给那老女人打什么电话?顺便一提,“你公司里有个女的……身份不简单,在外面走黑的,她叫李雪,你现在提防她一点就好,明天我会找一些朋友找她麻烦。”

    “李雪?”刘莉在印象里好像知道这个人。记得一个股东曾找自己说过这个李雪说她在黄河道这一块有点底子让自己在公司里尽量容忍她一些。现在从龙健口中知道这些内幕,心里对李雪又有了新一层的看法。

    这个晚上二人住在了一起,但是是分开被褥的,刘莉害怕龙健会对自己夜袭,于是又找了床被褥来,两人一人盖一床。

    早上,刘莉起来,打电话给音素帮龙健一口气请了三天假。

    音素还很纳闷刘总怎么会亲自帮他请假?刘莉的解释是,早上二人在路上无意碰到,他好像身体出了些状况这几天不能来了。

    音素本想跟刘总说那是龙健的奸计,可是想了半响,还是没说出口。

    挂了电话,刘莉又给自己的保镖团也打了个电话。不多时,她早饭备好,换好衣服补了个简单的妆出了门。

    ……

    龙健起床后,看了看自己的手,比昨晚好了蛮多,至少没昨晚那么痛了。找电话给几个这一块的兄弟打了个电话。

    “耗子有空没空?”

    “龙哥来电肯定有空啊,没空我都给你挤点空出来。”

    “呵。”龙健欣慰的笑了笑,这个耗子名叫“成九”家在龙舟市有点靠山,以前跟自己在部队混过一年,两人由此成了关系不错的朋友,并且在这小子走的那一年还跟龙健承诺过,说以后来龙舟市了找他玩。这一次龙健刚来龙舟市这的每个晚上都是他带的自己到处玩。

    耗子怪笑道:“按这个点来说,龙哥应该是去你媳妇的公司上班了才对,怎么还有闲情给我打电话?”

    “嗨。”龙健身子软倒在沙发上,苦恼的叹了口气,说道:“昨晚莫名其妙的出了点状况我想打电话问问你,你知道我这一块一个叫李雪的吗?”

    “火蝴蝶李雪?”电话那头的耗子略微惊恐的念出了这个还带别号的名字。

    “火蝴蝶?”龙健觉得事有蹊跷,连忙问:“她是什么来头?”

    “呵呵,龙哥连她的名字都知道,看来真是惹了不少的麻烦,正如你所想,她在黄河道那一块算是个风云人物了,当然是暗地里的,见不得光的。”

    耗子淡笑道:“龙哥难道是得罪了她?”电话那头的耗子点燃了一根烟,自顾自的抽了起来。脸上现有一丝为难之色。这个火蝴蝶势力不小,要是龙哥得罪了她,这场事端就不好解决了,除非动用他妈的势力,否则一场血雨腥风是避免不了。

    “呵呵,差不多吧,只是想找你打听一下罢了,对了,等下你给我几个比较能打的人,我要去找场子。”

    “行。耗子没有一点犹豫的应了下来,还招呼一句:“龙哥要不要我一起来?”

    “你来干什么?听你口气里,好像跟她有点关系。你还是算了吧,我自有办法解决。”龙健跟他约好人后,挂掉了电话。

    一直在屋里坐着抽了一上午的闷烟,憋到时间到了中午时分。他眼睛微眯的看了看地面,起身。

    李雪的娱乐场所多是晚上才营业,龙健也知道这些娱乐场所的规矩,但是他早早就来等了。

    晚上夜场刚营业一个多钟头,外面就陆陆续续的停靠过来不少豪车,其中就有一辆熟悉的凯迪拉克。远在网吧附近抽烟的龙健眼睛锐利的盯着从车上下来的人。李雪,还有一个打扮英俊的青年,这个青年,昨晚上貌似有点印象。好像也是在夜场里喝酒的人,他怎么也在李雪的车上?

    龙健心想,看来今晚有的玩了。一只手摸了摸腰间的短刀。

    在部队时,龙健除了腿脚功夫好之外,冷兵器也是他的大杀器之一。

    夜场最里面的经理办公室,李雪一双黑丝美腿叼在一起,眼神冷厉的注视着坐在一边默默无声的黄飞身上。屋内只有两人。

    “昨晚你派人动我朋友了?”李雪的声音很冷,冷的就像要把人给冰冻一样。

    “小雪,那种男人哪里配你?”黄飞不服气的从凳子上站起来,没有半点隐瞒的吼道:“小雪我都追你二年了,你应该能清楚的看见我的心,这两年为了你,我可是没有正眼看过一个女人,而且我也答应过你,我学好,我戒了毒,放弃了收高利贷,这一切我都在为你改变,你还有哪里不满足你说啊,我会改的。”黄飞越说到后面越是激动,身子甚至都抖起来了。

    “黄飞,注意一下你的形象。”李雪愤怒的拍桌而起,黄飞还跑自己这来发牢骚来了?他的改变只是他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自己也从来没答应过他什么事。李雪冷厉的摇了摇头:“你昨晚动的人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已经在想怎么惩罚你了。”

    外面,龙健特意换了一声容易遮住头的衣,还在路边买了个鸭舌帽。他路过一个女性服务员,问道对方:“小姐,麻烦问一下,你们李总现在在哪?我是她朋友。”

    “噢,李总刚来,现在正在经理办公室。”服务员头对里面晃了晃。

    “谢谢,你去忙吧。”龙健将鸭舌帽压低了一点,步子沉稳的走近里面。看到过道口有保安,龙健轻松几拳将几人打晕,将他们的身子拎到一所隐蔽的地方放好。

    重新走到经理办公室,将耳朵贴在上面听。

    里面很大的动静,李雪好像跟一个男人起了什么争执。

    听了十多分钟,龙健脸带异色的呆在原地,原来昨天的事全是那个男人所为。龙健从里面人的争吵中判断出了大概的情况。

    那个男人喜欢李雪,李雪却对他不感冒。昨天见到李雪跟自己有说有笑的,那男人就来气,于是才派人追杀自己。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了。

    “先生你……。”忽然后面一个女音。龙健转过身一看,是一个打扮像是这家夜场高层管理的女人。

    这个女人的声音很大,里面的人也听见了。龙健知道藏不下去了,很自觉的将门推开。在李雪还有黄飞震惊的目光下缓缓走进了办公室内。

    后面的高层女人匆忙赶进来,“李总。”

    “好了,没你的事了。”李雪招招手。那女人懂事的退了出去。

    屋内的温度仿佛凝结,黄飞二人的脸上表情随着龙健的进入而发生了改变。

    李雪欢喜道:“你这个冤家怎么还玩起偷听来着?”李雪好像并不在意龙健听到刚才两人的对话而有丝丝生气或是紧张,反而是顿觉有趣的问道。

    龙健笑着瞅着一直在躲闪龙健眼神的黄飞,“你以为我愿意偷听啊?昨天晚上被这个男人派人追杀我,你看。”龙健将自己包扎的手露在李雪眼里:“都被枪击中了,还好我机智跑的快,不然还不交代在这个家伙的手上?”

    “啊……。”李雪很担心的从办公桌饶到龙健身边,拿过那只包扎的手担忧的问道:“还痛不痛?”

    “还好啦。”

    “黄飞,这次你对付我朋友这件事,你自己看该怎么办吧?”李雪的声音很冷淡,没有一点要后退的意思,似乎黄飞不给出一个能令龙健与她满意的答复,还不给他走出这个办公室的机会了。

    龙健看到李雪脸上的突然暴怒,也没怀疑她是作秀,因为从李雪的眼神中的愤怒来看,她是真的生气了。

    龙健笑着走道她的办公桌边喝了一口水。杯的边缘很香,有李雪刚才喝过的唇边的味道。要是这个女人真对自己有兴趣的话,倒可以考虑在龙舟市这些时候跟她关系处好一点,带着玩也行就当是地下情人了。在说对方身材的确是棒的无可挑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