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老婆威武 > 18 我睡下面,她睡上面

18 我睡下面,她睡上面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xs.cc,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一切备好,只欠老丈人。

    “哦,爸你到火车站了?”刘莉站在家里略显慌张的来回渡步给她爸也是龙健的老丈人打着电话。“我马上过来接你。”刘莉着急道。

    “啊?好。”刘莉挂掉电话,转身苦着脸跟龙健说道:“我爸非要你去接,真不知道他是看中你哪点。”刘莉不悦的将一串车钥匙扔过去。

    “哈哈,还是老丈人眼光好,发现了我这块宝玉,你还真别挑你爸的刺,只能说你没眼光,家里养了这么一个大帅哥你整天抱怨这抱怨那。”

    “你算什么大帅哥?”刘莉拿起桌上一个苹果坐到沙发上用刀削起来。

    “我怎么不算大帅哥?”龙健笑声说:“昨天晚上我路过你房间你还说梦话,说我太帅了太帅了。”

    “去你的,我就算做梦也是梦到你吃饭撑死,喝水噎死,怎么样也不能说梦话夸你帅。”刘莉一口狠狠的咬了口苹果,简直就是把手里的苹果当成龙健在咬。

    “啊……老婆你的小嘴咬的我好爽啊。”龙健很配合的捂着胸膛,一副要升仙的愉悦模样。

    “龙健你还能不能在恶心一点?”刘莉一张脸变得很难看,一对黛眉都拧在了一起。

    “能啊。”龙健嬉笑的说:“男人不恶心女人就不爱了,我知道你其实是个闷骚的性格,我不这样主动一点撩拨你,怕你没感觉。”

    “嘭。”一样东西就像炮弹一样飞向龙健。龙健一个急转身匆忙逃出了家里。

    ……这个婆娘整天乱发脾气,一定不过三十岁就得满头白发,我打赌一定的。龙健开着刘莉的宝马晃晃悠悠的驶在马路上等着红灯。

    掐了下时间离老丈人到的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

    在火车北站等了好一会,总算是看到一身中山装,拎着个皮包就似成功人士的老头。老头满头白发混着黑发,脸上的皱纹不少。他在站外张望了下,龙健急忙跑去。

    “老丈人。”这个老丈人名叫“刘培”乃是手机界的一员大鳄,身价十亿以上,也是个经商界的神话人物。

    “哟,好女婿。”刘培踩着一双长皮靴笑呵呵的跟龙健对立而笑。“你的性格还是没变呐!”刘培从头到尾的扫了龙健一遍,一身流气的西装也掩盖不了他的痞子心性,嘴上说话也跟以前一样。

    “那是,我要是说变就变那还能是我龙健吗?”龙健走上去将一包烟塞过去,“来,抽一包,本地特产烟,还是我从老婆房里偷出来的。”

    “偷出来的?”刘培怪异的看了看这包烟,恍然的若无的看了眼龙舟市火车北站这块霓虹灯闪耀的夜景叹了口气,“女婿啊,你跟刘莉那野y头都成婚一个多月了,也不知道过的好不好?和不和睦啊?”

    “和睦和睦,老丈人关于我跟刘莉相处,你放一百个心都没问题,当初的天之骄女早就被我驯服的跟猫一样听话了。”

    “哟,女婿啊,真看不出来你还能把那野y头给驯服的跟猫一样?”刘培哪能不知道自己这个女儿一惯的火爆脾气?任性、野蛮、傲娇、傲慢,自己那个好女儿把这不良的几样全都占全了。以前在家里她就从来没安生过。

    坐在车上,龙健跟杨培就聊了起来。

    龙健先是把刘莉平常在生活上闹出的笑话说了一遍给杨培听,杨培面带笑容的还礼将小时候刘莉惹出的笑话说给龙健听。

    家中炒菜的刘莉一个喷嚏,她揉了揉瑶鼻,心下暗恨,肯定是龙健又在爸耳前说自己坏话了。

    “是吗。”龙健平稳的开着车,一边大笑道:“是啊,等下回去你看看,在家被我整的服服帖帖,我叫她往东她都不敢往西,叫她撵狗她就不敢抓鸡……”

    “哼,真这样的话,我把我家淘气的小丫头交给你也真是交对了。”刘培点燃一根烟,给龙健也点上,眼带沧桑的看着外面飞快行驶过的车辆与繁华的街道路景。

    “说起来你跟刘莉从小到大也就见了不到五次面而已,在二年前你被你母亲强制安排到我公司来上班,我就在暗地里经常观察你,后来是越看越喜欢,直到那一天我特意给你妈打电话问她能不能把你跟刘莉撮一对结个亲家,当时你妈跟你妹都是双手赞成呢,现在才有了你们的开始。”杨培自顾自的抽烟说道。

    “呵呵。”被刘培这么一说。龙健到是想到了以前很多事。的确,从小到大只见了五次,也就是第五次,龙健跟刘莉彻底在一起了,还是在两边家里人的施压下无奈的居住在一起。

    现在二人所住的房子还是老丈人出的钱。二人被强压到这时,刘莉那可真是气的张牙舞爪的差点没跟他家里人干起来,就是气愤他爸爸给二人买的是单人房。最后在老丈人力挽狂澜之下,硬是把刘莉的大小姐脾气给打压了下去。否则现今龙健哪里还有跟刘总裁同睡一间屋檐下的机会呢?恐怕沙发都不可能给他睡。

    到了小区,这对老丈人跟女婿真是聊的很起劲。

    到了家,老丈人一进家门就闻到满桌子香喷喷的饭菜。

    “爸,你来了。”刘莉难得的露出一个温馨的笑脸,面如春风的走去扶着刘培的手将带到沙发上坐下。刘莉很懂事的给刘培倒了一杯水。

    “嗯,不错,房子虽小倒也是五脏俱全,现在这野丫头到还真有点居家媳妇的范了。”刘培满意的接来女儿倒的水。

    “那可不是,这多亏我的管教啊,要不是我天天抓你女儿唱佛经,诵道德经,刘莉哪有这么乖巧?”龙健在一边给刘培捶背说好话,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就把一边被刘培无视的刘莉气坏了。

    ‘我忍。’

    “光知道给老丈人倒水,我的呢?”龙健心想老丈人在这,今天得好好阵阵夫纲,不然等老丈人一走,这机会也就随风而去了,得珍惜。

    在忍。刘莉低着头笑的很难看,同时也给龙健不情愿的倒了一杯水。

    龙健试着喝了一口,忽然一双眼睛光的跟铜铃一样大,好像在水里喝到了什么怪东西。

    “怎么了女婿?”刘培见龙健脸色有异,赶忙问道。现在这个龙健可是两家人的宝贝啊,杨刘培这一世也就刘莉这一个女儿,家里在无二胎,现在家世颇大,要是没个继承人心里也难安,而龙健的性子一直以来都很对刘培的胃口,否则也不会把刘莉强嫁给龙健。

    “这水不对劲啊。”龙健将水递给满脸怪异的刘莉,摇头道:“我要82年的水,你怎么给我来这水?”

    等我爸一走,我一定干掉你。刘莉咬着牙低着头,脸上的笑更加难看了。

    “哈哈,女婿啊,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有趣啊。”刘培连连拍腿大笑,每次跟这个活波开朗的女婿在一起,心中所有的烦闷好像都不是事,心里的不快也会随着他的话被风吹走似的。

    “爸,别跟他说了,他就是嘴皮子贱的慌。来吃菜。”刘莉重换温暖的笑意给刘培夹了一块鸡腿。

    “胡闹。”刘培忽然一拍桌子一对粗眉毛都拧在了一起。

    “怎么了,老丈人?”龙健惊问。本来夹菜的手也悬在了半空中。

    “现在都嫁了人,口上还不积点德,还骂老公?”刘培对刘莉骂龙健那一句很上心呢,这不就骂起来了。

    “爸。”刘莉嘟着嘴,生气的转过头,手上的筷子也放了下来。真是的,自从龙健在身边,自己老爸的胳膊肘总是拐到别家去了,还有谱没谱啊?

    “哈哈,老丈人没事没事,打是情骂是爱,不打不骂不痛快嘛。”

    “什么?这野丫头还打你了?”刘培一听龙健的话,火气更加大了,一转头,一张国字脸都气的发紫:“野丫头,龙健哪里做的不对你还打他?”

    “不是,她没打我,老丈人吃菜。”龙健连忙拉过他,催促他吃饭,又拼命跟他说好话,这个老丈人就是爱钻牛角尖,龙健也不是第一次才知道。

    刘莉没什么心思吃饭,一张苦瓜脸,眼神里带着无尽的杀意,杀意直指老老实实吃饭的龙健。

    龙健吓的背后冒冷汗,还好老丈人在这里,要不换成平常直接开打了。

    “这么久了,怎么不见你给小龙夹菜啊?”刘培吃了几口饭了,见刘莉还在有一口没一口的在那生闷气,他似乎又有发怒的迹象。

    刘莉嘟着嘴,憋着气给龙健夹了一块鸡屁股。

    “哈哈,还是老婆好,知道我爱吃鸡屁股,天天放屁有助消化。”龙健下筷子给刘莉碗里夹了一块鸡腿,嘴里还甜甜的说:“老婆多吃点鸡腿补补你那每天忙碌奔波的大腿,别跑折才好。”

    “野丫头你看看小龙多好,你给小龙夹鸡屁股,小龙反还给你一块鸡腿。你呀,现在都成家了,还不让我省点心。”刘培带着怨气随便吃了几口就说饱了。

    看看时间也是晚上11点多了。

    “你呀,明天你跟小龙都请一天假陪我在龙舟市好好玩玩。上次借着工作为理由我才来几天就回去了,这次说什么也要好好玩它几天。”

    “爸,我还得上班呐,这次公司来了几个大单,我得照顾好。”刘莉苦叹道。

    “照顾个屁啊。”刘培开口就是一句粗话,“成天上班上班,你看你都上成什么样了?以前还满脸通红的水灵模样,现在一看上去都老的跟我差不多了,你想要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对啊,对啊。”龙健在一边笑着插嘴说:“老丈人你女儿什么都好,就是一个工作狂的性子,我也成天劝她,她就是不听。”

    “听我一句劝吧老婆,放下工作,走出公司跟家里,读几页自己喜欢的言情小说,出门去阳光里走走,要么跑跑步,天黑了约几个好久不见的朋友找个地方打个篮球、踢个足球,随便做些什么。一天下来,你就会发现,人生最美好的还是过些简单的日子。”龙健斯文有礼的话赢来了刘培更带喜感的赞赏。

    “野丫头,听听小龙说的多好,反正我不管你什么狗屁工作,要是明天你还敢上班,我就从这顶楼跳下去。”

    “爸,我请假还不行吗?”刘莉真是拿自己这个老爸没辙了就会用性命来威胁自己,除了答应还能怎么办。

    “这就对了。”龙健点头道。心里却是狂笑不已,嘎嘎,好久没见这个刘莉展现出这股憋屈的面貌了,真是好爽,农民当家的日子就是不同。

    “好了,我去你们房间看看。”刘培从沙发上站起身,呼了口气。刘莉在前面带路。

    房间里很干净,还有丝丝清香,屋内的装饰虽然简单有序但无不彰显了刘莉该有的德行。硕大的双人床上,一铺叠的工工整整的被褥,下面垫着一张单人枕头。

    “这是怎么回事?”刘培将刘莉推开,指着床上一张枕头怪异的质问刘莉:“为什么两个人就一张枕头?”刘培在生意场上打滚过年练出来的警觉,让他嗅到了一丝不对劲。

    “嗨,老丈人。”龙健在后面插话。刘莉怕龙健全说出来,急的一双雪白的小手都捏的脆响。

    “现在我们是睡一起,我睡下面,刘莉睡上面。”龙健的嘴角露出一丝淫~笑。

    “喔,这也行?”刘培想了想,一下就懂了。嘴上笑指着龙健说道:“你啊……点子贼多,这样睡觉要是传出去还不被人笑掉大牙?”

    被二人插在中间的刘莉满脸通红的勾着头,一张水嫩的小脸蛋红扑扑的似红富士苹果一般。看来龙健说的男下女上的睡法她是秒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