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老婆威武 > 19 半山腰那点事

19 半山腰那点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xs.cc,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好了,野丫头你先去睡觉吧,我跟小龙出去走走。”

    “爸,晚了都,我带你去开个酒店你也早点睡吧。”刘莉独自说道。

    “不用,我跟我的好女婿出去走走,散散步,说说话,你还有意见不成?”刘培双眼晃神的望了刘莉一眼,“记住了,明天我们一家人在龙舟市到处转转走走也好,你也是的,别淘气了,今年都24了,还淘,要不是你爸我下手够快,给你找到了小龙,我看谁肯娶你。”刘培扁着嘴,一只手点了一下刘莉的头顶。

    “谁喜欢他啊,要不是你们两家人的压力我才不嫁他呢。”刘莉双手抱在一起,不满的答道。

    “哼。”刘培摇摇头已经招呼龙健一起下去了。

    龙健你要是敢在我爸面前说我的不是,我不会饶了你。刘莉趴在窗台看到二人在楼下有说有笑的好像真想一对爷俩。

    大街上缓步而行的二人。

    刘培看着来来往往行驶过的车辆,还有街边就似排成队的街灯,长叹了口气。

    “老丈人是不是不喜欢这里?”龙健似乎看出来了,“我带你去山上逛逛去。”城市里的风景哪里有山上或是乡里的那股自然美?有,也是人造美,跟大自然独有的美景根本没法比,像现在什么景区啊,完全就是人造的景区,跟大自然独特的美景不成正比。

    到了山上,城里那股迂腐味化为了无形。爷俩走到山脚边,一同观望着下面就似漫天繁星的点点城市。

    “龙健啊,我把你俩强行撮合在一起,你是不是很恨我?”刘培嘴角带着笑意,从怀中拿出包龙健今天给他的烟,递去一根。

    “刚跟你女儿生活的第一天我的确很恨你还有我妈,可是在生活了一周后,那股恨意化为长江水流到了世界的尽头。”龙健眼神中说完后多出了一丝缅怀,他想起那一周自己刚被家人强压到龙舟市,然后被迫进了刘莉的公司,第一天晚上,龙健跟刘莉两个人在屋内相遇,本来超喜欢刘莉这个美人的龙健自从被这个刘莉的冷态冰冻后,就开始怨恨起杨培还有老妈,暗骂他们是弄了个母夜叉给自己。

    就在好几次撒尿的晚上,龙健发现一件事而令他心中对家人的恨意,对刘莉的不悦一瞬间变的支离破碎。很多次的晚上龙健打完游戏出来撒尿,看到刘莉的房间的灯还是开着,偷眼一瞧,她工作起来真是拼命,另外好几次自己一天洗完澡的衣服本来放在洗衣机那还没来得及洗,晚上打游戏给搞忘了,第二天起来每每都发现衣服不知何时已经被洗完晾好了,那些时候龙健真的大受感动,每次质问刘莉。刘莉又死鸭子嘴硬就是不承认那是她做的。龙健问起来,她还用着那不着边际的借口说‘鬼洗的。’

    “哦,能说说看吗?”刘培好像对龙健这一刻突然的失神与言语有点在意。

    “爱上一个人需要解释吗?”龙健反笑道。

    “在理。”刘培越来越欣赏这个女婿了。他回忆说:“记得第一次带我老婆家一个儿子也是我的侄儿去你们部队,刚好碰到你,当时你妈也在,看到那个大晚上你还顶着寒风在大雪地里做俯卧撑,当时你妈有事走开,我想喊你起来休息一下,谁知道你这小子真是个牛脾气,一下打开我的手,还怒气冲冲的跟我说‘不要你管,老子还差2000个俯卧撑就好了,你现在喊我起来,简直是要我的命。’那番话很令当时年轻气盛的我大惊。”

    刘培抽完了最后一口烟,踩灭烟头,眼带回忆的继续说:“一个年仅不过10岁的小孩子就有那样不服输的韧性还有那耐力,真是惊住我了。后来几次我经常借着来看侄儿的蹩脚理由偷偷在暗地里观察你,每每都能看到你脸带笑意作着那在常人中不可能达到的过激训练,也是每次都佩服不已,后来还问了一些接触你的军人,他们就说你在平常的生活中是个小~色~鬼,听说你小时候还偷过你妈的丝袜?”

    “无语了,老丈人你别总拿偷我妈丝袜这事来说行吗?”

    “为什么不说?”刘培那张老脸想起龙健那司令员的妈妈,心里也是噗噗直跳,他妈现在都40多了,因为常年的训练以致她妈现在40多岁却有着20岁美女的面貌,况且她妈本来在整个华海市都是数一数二的美女。还是部队里的一枝花。拥有着一般女人所不及的大长腿,傲人身材,迷死人不偿命的绝美相貌,一个眼色都足以秒杀10岁以下,60岁以上的所有男性朋友。

    刘培在心里还是很羡慕龙健有个那么有本事又漂亮的母亲,要是自己也有那么能干又漂亮的母亲,估计他也会去偷丝袜。

    夜风须须的吹,山后叶蝉吱吱的叫,山下热闹的人声显得那么单调。当这三种声音在某个结合点凑在一起,就好像演奏的阿波罗才能弹奏出的妙曲。

    下到半山腰时,忽然二人被一户人家给叫住了。

    “二个帅哥,二个帅哥,慢点走,慢点走。”

    刘培回头招招手:“知道这里泥巴地不好走,会小心的。”

    “不是啊,等一等。”一个中年妇女挡掉了两人的下山路。

    一身碎花衣裙,打扮的浓妆艳抹的中年妇女对着二人笑了一阵。

    “二个帅哥来我们店里耍啊。”

    龙健算是看出来了,这就是鸡~窝,这是个卖鸡的人。

    龙健开口笑道:“不去了,我们还有事。”

    “别啊,二位慢走啊,你看我们店里什么样的货色都有。”中年妇女对着远处的屋子那里挤挤眼,顿时一大堆米分红女郎如狼似虎的跑了过来。

    “哎哟。”二人瞬间就被包围。龙健大叫:“老丈人快跑。”

    “等一等。”刘培逮住龙健的衣服,面色严肃的说道:“你老丈人我最近在家里出了些事,你丈母娘发脾气不让我上床,我好些日子没有那个了。”

    “纳尼?”龙健算是听懂了,感情这老丈人还真想顺水推舟的来一泡?

    “来嘛,二个帅哥,别当自己不行。在说了,我们还有药呢。”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推着刘培宽大的身子往屋里推,又顺便拿出一盒包装药:“男人要想做的好,就要喝肾宝,喝了以后啊,比刘翔跑的快,比姚明还长的高,一瓶提升补脑,二瓶永不疲劳,三瓶长生不老。你看要来几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