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老婆威武 > 39 半夜起来扒裤子

39 半夜起来扒裤子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xs.cc,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后半夜,狗都睡的正香的时间点上,龙健在床上碾转反侧的始终睡不着。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种不安的感觉,似乎今天晚上会发生点什么。

    今天全天休息几乎全用在陪刘莉逛街上,晚上回来,刘莉为了表彰龙健的勤快,还给他下了碗面。吃完后,自然是各自睡觉,谁也不干预谁。

    转刻间,龙健听到睡房那传来一丝开门的声音,虽然微妙,但是龙健那锐利的听觉没让这丝声响逃过他的耳朵。

    大厅的灯光被打开,龙健故意闭上眼睛装睡。好半天都没一点动静,按理来说半夜起来的人不是撒尿就是喝水,而刘莉悄悄开门的举动,还有开灯的小心翼翼试探性令他心里不仅有点生奇。

    良久,门口的脚步声很小心的走了几步,也是静悄悄的,龙健听的出来。步伐貌似也是往自己这来的。

    这婆娘想搞什么鬼?

    “龙健~~~龙健。”刘莉的嗓音放的很低,特意站在沙发边叫自己名字,好像叫的很小心又像是在看看观察龙健睡没睡。龙健想配合她装睡,暂时不醒来。这个状况就好像上次抓到这个婆娘绣花枕头下面藏了岛国片一样有刺激。

    刘莉心里还真是有鬼,她今天晚上在跟龙健从商场回来后,就直冲自己房间,然后看到手机上有条短信,是关于一些男性内裤的技术。刘莉为了将这款最贴身的男性内裤做的更好更完美,她决定扒了家中唯一男性的内裤来好好观察一番。

    可惜的是刘莉跟龙健在家中关系并不好,况且刘莉又知道龙健是个嘴上没毛的人就怕他到时泄露出去会让自己难堪,她才选择在龙健吃完面要喝的水中下了安眠药,直到看他一口气豪爽的将水统统喝下,她知道事成了。

    戏剧化的是刘莉万万不会想到在喝完那杯水后,龙健感觉肚子有点不舒服在刘莉回去房间后,他大吐特吐的吐了好些时候将肚子里吃的东西全吐光了,所以嘛,龙健现在还没睡着呢。

    刘莉见沙发上侧卧而睡的龙健没半点反应,小心翼翼的蹲下身子离龙健的脸只有一只手机的距离远。这个距离她甚至能听到龙健那细微的呼吸声,还有那男性身上散发的荷尔蒙气息在某一瞬间甚至让刘莉心动。

    刘莉怕龙健没睡死,伸出芊芊素指戳了龙健的脸面两下,确定他真的睡死后,双手合十的像是在跟上帝祈祷的喃喃自语的念诵:“龙健我只是想为了设计出更符合男性穿的内裤才来研究你的,你要是在梦里梦到了也千万别到处去乱说,谢谢合作。”刘莉连扒个裤子都那么公式化,要是装睡的龙健知道的话,指不定会不会从沙发上滚西瓜似的滚下来呢。

    难怪今晚上会有不安的感觉,原来真有,现在还发生了。刚才刘莉嘴里念叨的声音龙健反正是一句没听进,从刘莉对自己一贯冷漠的作风上来看,绝对没好事。

    因为大厅窗户没关,一阵凉风刮进来,冷的只穿了一件睡衣裙的刘莉那娇弱的身子颤了颤,她静悄悄又小心的走去关上了窗户。

    返回,再次蹲下身子,一张俏脸仰起来对着房顶长呼了口气,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她终于要下手了。

    龙健的睡裤穿的很宽大,要拉下的话也很简单。刘莉轻而易举的就拉下了龙健外面的睡裤,紧接着,那双要去拉下最后裤头的玉手颤啊颤的很紧张,这可以说是从小到大第一次见到男人身上那玩意,小时候在幼儿园看小朋友的不算。

    一双颤抖的雪嫩小手慢慢在拉扯着龙健那黑色的大裤衩,一点点,一丁丁,裤衩中神秘的之物就要现身在刘莉眼中,紧张中的刘莉咽了口唾沫,就在看到一丝黑毛时,沙发上的龙健暴跳而起,整个人就像飞起来一样。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相望着,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半响,刘莉那红润的嘴唇像是被吓哭的时候才有的挪动,现在竟然好像很委屈的要哭了。

    “我无语了,你个老婆要看飞机就直说啊,作为模仿丈夫的我又不是不给你看,你看看你,还偷偷的看。”龙健谴责道:“还要不要看?”被快扯下大裤衩的龙健并没有将外裤拎上去,而是拖拉着毛绒拖鞋下了沙发用那戏谑的口吻问道。

    “呜呜~~龙健请你相信我,我不是故意要看你,我~~呜呜呜。”刘莉眨眼就哭了出来,声音大的连周里邻居都能听见的分贝,不知道还以为这里整出什么违法的事呢。

    “你别哭啊,我没往歪处想,我不是说了,你要看我给你看啊。”龙健见这婆娘哭的是见者伤心,闻者落泪,好像自己受了多大委屈。这反倒把一开始打算好好调戏下刘莉的龙健给难住了。

    “我现在就脱。”龙健悻悻然的想了想,咬着牙,一把就拉下了自己的裤衩。

    软绵绵的家伙荡秋千似的落在了哭丧着的刘莉眼前。

    “啊……好恶心啊。”刘莉一下止住了眼泪,一记米分拳甩去,被龙健双手交叉给挡住了。龙健怒声问:“你想干嘛?你要知道这可是在日后生活中能让你幸福的家伙啊,你想毁了它?”龙健说着话顺便将裤子全部穿好,脸上的表情带着微怒与嗔怪。

    “谁……谁让你把那恶心家伙给露出来?”刘莉保持着双手捂脸的害羞状。活脱脱就是一个涉世未生的黄花大闺女似的。

    “你为什么没睡着?”等风平浪静后,刘莉大为不解的问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事。他吃完面后,明明是喝了那杯水的,还是在自己眼前喝的,不应该没睡死的。

    “还不是因为你啊,我半夜做梦梦到你在我梦里说饿了,非要吃了我的家伙,结果把我吓醒了刚好就碰到你对我做出那邪恶的一幕。”

    “哼。”刘莉拍拍灰尘从地上起来,娇美的脸上还隐隐闪现着难得的羞红,她憋着气给龙健随意的解释完就逃进了她自己的房间。

    龙健呆坐在沙发上好好的笑了一顿,这个婆娘对服装设计也钻研的太深了,成天想出新产品有那么容易吗?话说也可笑,想做男士内裤就非得扒自己裤子,想想前段时间那岛~国事件。

    哎,不想了,睡觉。龙健走去喝了口水,顺便走到刘莉的房间敲敲门。

    “老婆,我这次真睡了,万一还要来拿我做研究标本请你静悄悄的完成一切,千万别吵醒我了,告诉你,明天我依旧上早班,在迟到我直接把你供出来,就说是你晚上夜袭我才让我没能顺利赶上时间。”说完后,龙健打着哈欠关了灯,入了沙发上的被褥里香香的回归了梦里。

    睡房内的刘莉整个人都躲在被褥里害羞的不敢露头,娇躯瑟瑟发抖的好像还在为刚才被龙健的突然起来吓的抖个不停。

    龙健你要是敢乱说,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