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老婆威武 > 104 徐蕾的舅母来牵线

104 徐蕾的舅母来牵线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xs.cc,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真那么难吃?”徐蕾有点质疑的看着龙健。

    “废话。”龙健还是强忍着在吃,要是她的舅母不在,自己铁定筷子一扔就得回家吃泡面。

    那个长的有点发福,穿着唐装的舅母只是然为有趣的盯着龙健的一举一动,还有他说话的语气。

    “舅母我脸上有什么嘛?”龙健被这个舅母盯着有点浑身痒痒,这才不得不出言问道。

    “没有,只是觉得你比那个大头会说话多了,你看,徐蕾这y头被你逗的又是害羞又是撒娇的,上次她带回来那个被她取着外号叫做大头的人一点都不懂事,也不会说话,还弄得我家蕾蕾心情低落的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舅母说的话很真诚,没有一点做作在内。

    这反而让一边的徐蕾更加害羞了,至于龙健,他苦笑的想着,这个舅母难道是看上自己了?

    “舅母吃饭,吃饭。”龙健急忙转移这个舅母的视线,招呼她吃饭,也顾不得菜好不好吃,咸不咸,总之先把两位女人的思想全部转移开,在继续从这个话题上扯下去不知道会扯到哪。

    “龙健你的名字也很好听,一听就是要腾飞而起的巨龙,还是一只身体健康的巨龙,要不龙健你要是觉得大娘为人可以,我就把我家蕾蕾许配给你怎么样?”

    “噗。”龙健当场口里饭全都喷了一地。

    徐蕾没有说话,她听了舅母那没有一点掩饰的话后,娇羞的说道了舅母一身,在然后扭过身子不独自害羞去了。

    “大娘那怎么行?徐姐现在都有男朋友了,我在插一脚,不就成第者了,那种破坏人家感情的事我可干不出,舅母请你谅解,不是我嫌弃徐姐,只是因为她有了男人,我们真的不能在一起。”龙健平静的给这个上了年纪不分所以的舅母解释着。

    舅母听后,嘴角就笑开了花。她一把拉住龙健的双。

    “这事简单,蕾蕾从小父母去的早无依无靠的就一直住在我家里,所以啊,她的婚姻大事,她说了不算,还得我跟她舅舅两个监护人来决定才行,要是过不了我们这关,还想娶了蕾蕾进别家门,我可不同意。”舅母愉悦的拉着龙健的说道。一双眼睛却是放在一边还在害羞的徐蕾身上。

    “徐姐说句话洛。”龙健本以为以徐蕾的性子肯定还会像上次在面馆一样的说自己有大头不接受自己,可是这次徐蕾完全没一点要解释的觉悟,只是任凭剧情的展开,好像嘴角的笑意在告诉龙健,她也很喜欢他。

    徐蕾听到龙健那不情不愿的声音后,这才笑着说道自己的舅母。

    “舅母你别在说了,龙健也是有女朋友的,人家小日子过的好着呢,你现在给我撮合不是也间接的害了别人的家庭吗?”徐蕾镇定的解释着。

    “这样啊?我就说嘛,龙健这个年纪的人怎么会没女朋友呢?既然有了那就算了。”

    吃完后,徐蕾将东西全部收走,这个舅母还是对龙健不死心的向他说徐蕾是多么多么的优秀,还说她是个顾家的人,要是娶回去保准幸福死。

    龙健只是听着哈哈傻笑,也不做回答,就怕自己一时的胡言乱语会让这个对自己喜欢得不得了的舅母会真对自己倾心。

    “舅母你说的徐蕾小时候父母都不在了是因为什么原因?”龙健怕这个舅母还在自己身上打主意,连忙将话题扯到别处去。

    “唉。”龙健这么一问,舅母叹声的透过窗户遥望到山里的一汪泉水,久久才有气无力的说道:“蕾蕾的身世其实很可怜,母亲因为生她的时候难产,最后剖腹产之后,她母亲就撒下她父女俩就归西了,后来因为她家里穷的叮当响,连下葬的钱都没有,于是他爸爸到处去借钱,我自然也是借了不少,最后还是不够,他爸爸只能想了个搜主意就是去赌钱,最后钱跟命都一起赔了进去,后来还是幼年的蕾蕾没哪户亲戚敢带,最后只有我接了过来。”

    “龙健,舅母看你人这对比那个大头的为人好了万分,我看你要是跟你现在的女朋友处的不好的话就分了吧,舅母让你白娶我家蕾蕾,也不跟你要嫁妆钱。”舅母欣慰的握住了龙健的双,双眼含着**柔情的问道。

    在厨房的徐蕾根本没在洗碗,在舅母说出让龙健娶自己的话后,她就一直细心的听着二人谈话,就是希望能谈到自己。

    徐蕾为什么会突然想有嫁给龙健的心思,也是因为大头这些日子对她的态度越来越不对劲,往日时候待自己的温柔如水也不复存在,现在更是发了工资没一会就又拿着一部分钱跑去赌钱了,据自己姐妹说,又几次在红灯区看到了他的身影出没。自从这些负面消息源源不断的传进徐蕾的耳朵里后,她就真的对大头那颗坚贞不渝的心松动了不少,而松动的对象赫然就是龙健。

    舅母跟龙健长篇大论的说了很久,龙健只是做着一个很好的倾听者,偶尔会插个一两句。

    至于这个舅母番两次说的让自己娶徐蕾的话题上,龙健总能很灵的绕过去。

    不知不觉的聊到了晚上。

    “舅母我去买菜,今晚也我做。”徐蕾萎靡不振的起身就要出去。整个下午的话题一直徘徊的龙健与徐蕾身上。到最后任凭舅母嘴上做多少工作,龙健还是不为所动,所以才让徐蕾现在是打不起一点精神。

    “别去了,今晚我来吧。”龙健自从在舅母这里得知徐蕾的可怜身世后,他除了有点怜惜这个可怜的女孩外,别无他物。

    跟她一对比,自己的人生太幸福了,起码自己还有一个家庭,家里有妹妹,有妈妈。

    “嗯。”徐蕾没有一点表情的答应着。

    龙健只是装作没看到的小步走出了门。

    “你别跟来了,我又不是不知道菜市场在哪,刚才车子经过这条路,我在前面几米外看到的。”龙健笑口常开的劝慰着也要跟随自己一同去门的徐蕾。

    但徐蕾只是自己穿着鞋,完全听不进龙健说的每一句话。

    “我想跟大头分了。”两人走在街上,徐蕾轻声细语的说道。

    “啊……徐姐你别开玩笑啊。”龙健惊讶道。

    “这种时候我像是在开玩笑吗?”徐蕾对视着龙健苦笑道。

    “不像,但是为什么?”

    “为什么你比我更清楚。”徐蕾脸色低沉的娇喝道。

    “平白无故的生什么气?”龙健急忙跟上徐蕾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