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农妇上位手记 > 33.感动(下)

33.感动(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xs.cc,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购买不足40%的亲, 6小时候可以看到正文,谢谢。  顾默默缝了一会臭蛋的衣, 发现屋里静悄悄的。抬头一看,臭蛋已经侧躺在炕上睡着了。她放下手里的活计,轻手轻脚脱掉臭蛋身上的旧衣服,给臭蛋盖好被子。看着已经枕好枕头,盖好被子浅浅呼吸睡着的孩子,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她不知道自己算不算穿越, 因为她是被自己的前世召唤来的,而原因就是为了这个瘦瘦小小的孩子。

    那天晚上顾一默睡得正香, 梦见一个枯槁的古装女人。她对顾一默说“妾在佛前许愿,愿意用自己的命换回臭蛋的命, 代价是把自己轮回往生里, 最有能力的那一世福分寿命散尽。”

    顾一默醒来时还觉得莫名其妙, 结果她还没有注意到环境的不同,脑子里就出现了很多记忆,顾默默一生的记忆。

    这个可怜的女人, 把自己的命给了孩子,让来生的自己放弃幸福生活,过来照顾孩子。从此现代知识分子, 历史系女博士顾一默就成了村妇顾默默。

    重新拿起针线, 顾默默觉得前世的自己太傻了, 实实在在一个温驯贤良的女人。不过也正应了那句‘人善被人欺’活活被人欺负死了, 害自己过来收拾烂摊子。别的先不说分家势在必行, 否则只怕臭蛋甚至自己迟早又要被牛家几口人害了。

    论起来臭蛋的确是牛三旺的长孙,只可惜这牛三旺实在不是个东西。当初家里弟兄多,娶不起妻子,就来杏村做了陈家的养老女婿。养老女婿比上门女婿好点,孩子还是姓牛,可就这样依然深深的伤害了他说不出口的自尊。

    牛三旺虽然不说,可是等陈宝珠,顾默默的亲婆婆难产过世刚刚百日,他就迫不及待的娶了原来同村,青梅竹马的杨秋娘。那时候的杨秋娘,是个带着一个女孩的寡妇,进门不到

    八个月就生下了‘早产的’牛承祖。

    明明是卑劣小人,却偏偏端出一家之主架子的牛三旺;明明是假仁假义的婊、子,却还要立牌坊的杨秋娘;觉得牛家都是自己的,把臭蛋当成眼中钉的牛承祖。顾默默想起来就觉得恶心:

    嫌做养老女婿丢人,所以不待见大儿子大孙子,你别来啊,谁还求你不成。

    想立牌坊你别做□□啊,让顾默默和臭蛋吃饱穿暖啊。

    至于牛承祖的想法更是好笑,这家虽然姓牛,可是这家里的房子、田地都是陈宝珠的,如果都按嫁妆算的话,就跟他牛承祖没有半文钱的关系。

    顾默默冷笑,她当然知道他们不肯分家是为了什么,怕东西都归臭蛋。但是这家是非分不可,否则那几个人绝不会让碍他们眼的臭蛋长大成人。历史上为了权势钱财,向自己至亲的人动手的太多了,顾默默绝不会让自己重蹈覆辙。

    且不说顾默默怎样下定决心要分家,只说牛三旺听了牛承祖的话愣住了。他惊愕的看向自己的小儿子:“上次真的是你故意的?”

    上次是那次,这屋里的人都清楚地很。

    七天前原来的顾默默正在渭河边洗衣服,牛承祖趁她不注意,把她旁边坐在脏衣服上的臭蛋给踢到河里,然后转身就跑。

    那时候附近没有别的人,顾默默顾不上去追牛承祖,自己跳下河去救臭蛋。幸好河边的水很浅,顾默默很快就抓住了孩子。

    等顾默默浑身湿漉漉的,抱着同样湿透了的臭蛋跑回牛家,杨秋娘挡在院子慢条斯理的教训:“多大人了,洗衣服还能掉到河里去?”

    牛三旺也皱着眉头说:“你婆婆说你也是为你好,这样的天气你让孩子怎么受得了。”

    瘦弱的顾默默冻得嘴唇发紫,可是怀里的臭蛋更惨,整个脸都变成了紫色。她第一次没有听完公婆的教训,冲回屋里给臭蛋换衣裳。

    给孩子换好衣裳,顾默默顾不上自己,又急匆匆跑出屋子,想去厨房给臭蛋熬点姜汤,结果又被杨秋娘挡着教训。直到里正陈明德,也就是陈宝珠的堂哥听到消息赶过来,杨秋娘才停下来。

    杨秋娘不仅停下来,还讨好的跟陈明德说:“臭蛋他娘实在是不会带孩子,为了宝珠姐姐和大壮,我也只能多费点心。”

    差点没给陈明德恶心死,可是顾默默自己立不起来,他就是想帮也帮不上。后来在陈明德的要求下,牛三旺不情不愿的找了个江湖郎中来,还嘟囔:“小孩子喝点姜汤发发汗就好了,何须这么麻烦。”

    结果第二天不管是姜汤,还是江湖郎中的药,都没用。臭蛋烧的脸色通红,口头白沫翻白眼,村里人看着都说不行了。原来的顾默默绝望之下,抱着孩子一步一磕头的去庙里祈祷。一天一夜再回来的时候,臭蛋神奇的好了。没人知道这是一个母亲用自己的命换回了孩子的命。

    也是那一天顾默默在村人面前,大变样。回来就哭闹说是牛承祖把臭蛋踢到河里,要霸占臭蛋的家财。又哭闹说是后婆婆想要冻死臭蛋,不给暖和被褥。总之一天到晚闹不停。

    杨秋娘拉住梗着脖子要承认的牛承祖,对他使了个眼色,才回头说话:“臭蛋他娘自己看不好孩子,讹承祖你也信。”

    牛三旺听了就不再追究,只是心气不平的说:“臭蛋他娘中邪了不成,好好的日子不过整天瞎闹。”

    可不是杨秋娘心里也不舒服,就说今天为吃饭的事闹腾。以前哪有她上桌吃饭的事!连吃剩饭的资格都没有,都是先做好他们三口的饭菜,顾默默再给自己用高粱或者麸皮熬些粥饭。

    今早不过是杨秋娘看不惯,顾默默只在菜里捡肉吃,抽了一筷子,结果她就抱着臭蛋坐在大门口哭闹。

    杨秋娘心下想了一回,走到牛三旺跟前低声说:“我看真是邪秽上身了。”

    “什么!”牛三旺低声惊叫。旁边的牛承祖也吓的一哆嗦。

    “你想啊,以前的臭蛋娘那性子软的随咱们捏,如今呢?再者臭蛋明明是不好了,现在又是没事人一样。”杨秋娘一点点分析,牛三旺听的不住点头。

    “肯定是邪秽上身了,就是臭蛋也说不好是人是鬼了。”杨秋娘说的信誓旦旦。

    “娘,他们不会是专门找我报仇的吧。”牛承祖吓的躲进他娘的怀里。

    牛三旺觉得屋子里忽然阴森起来,也不知道他注意到牛承祖的话没,只听他有些害怕的说:“不能吧。”

    “怎么不能”杨秋娘越说越来劲“你看看她那性子,再说臭蛋这两天也蔫蔫软软的,不像正常孩子。”

    顾默默性子变了是真的,说臭蛋不对劲就是胡说,臭蛋自来营养跟不上,一直就是那样子的。

    牛三旺把两只手捏在一起,有些胆怯的说:“那咋整?”

    杨秋娘心思得逞,拍了拍衣襟说:“怕啥‘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我回刘家庄请王仙姑来给他们驱驱邪。”

    刘家庄是杨秋娘先前嫁去的地方,她跟王仙姑关系很好,对‘驱邪’的事知道的门清。‘哼’杨秋娘心里冷笑:不管你是真中邪还是假中邪,老娘都让你有来无回。

    “那咱们什么时候去请?”牛三旺问道。

    杨秋娘开始翻箱倒柜找衣裙,她一边忙活一边说:“这事赶早不赶晚,现在就去。”说完她又想起什么,回头看看撒的满桌子满地的饭菜碗碟,对牛承祖说:“承祖去把桌子地上收拾下。”

    “我不收拾,凭啥让我干?让顾默默来。”牛承祖翻了个白眼出去玩去了。

    “这孩子,还真有脾气。”杨秋娘对着牛承祖的背影笑嗔了一句。

    牛三旺听了不乐意的说:“这本来就不是大老爷们干的活。”说这话的他忘了自己的大儿子,不但会洗衣刷锅,还会烧茶做饭。

    “是、是、是,你们父子都是真丈夫,自然不做这些女人家的事。”杨秋娘关上柜门,笑吟吟的挽起起袖子收拾。牛三旺则去后院套牛车。

    刘家庄离杏村不过十余里地,赶牛车去不过小半个时辰。王仙姑其实就是个神婆,有人信有人厌恶。

    “哎呦,这不是秋娘妹子么,听说你现在的日子好得很,还能想起你老姐姐我。”

    王神婆男人死了多少年了,一直带着独子,在村子旁边独门独院的过活。听到杨秋娘在院子里招声,笑着出屋迎接。

    几个人寒暄完进了正屋,杨秋娘说起自己的来意。

    “我家媳妇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连着孩子都变了性子,这不来请王姐姐去给看看。”杨秋娘一边忧心的说着,一边递上一串铜钱这是规矩。

    王神婆从鼻子里哼笑出来,十里八乡谁不知道,杨秋娘把先房的儿媳妇,捏扁揉圆的随意磋磨。这会来驱邪,大半是人家不干了,跟她对着来呢。

    不得不说人老了事情就看的明白,王神婆还真猜对了。不过这事情可不好接,谁知道杨秋娘想要个什么结果。所以王神婆一副沉吟的样子,最后为难的说:“不是老姐姐不帮你,实在是最近不宜出门。”

    杨秋娘一脸了解的笑着说:“是有什么不方便,不如咱姐两私下说。”

    看着两个女人手挽手去了偏房,牛三旺嘟囔了一句:“女人就是事多。”然后便安心的坐着喝茶。

    到了偏房杨秋娘二话没说,从腰里摸出十两银子的银元宝,放到王神婆面前。王神婆吓了一跳:“妹子,你这是要干嘛?”

    “姐姐别慌,只是请姐姐去驱邪。”

    “你、你、你。”王神婆唬得说不出话。驱邪那回事杨秋娘还不明白,这是要……

    杨秋娘笑笑:“我那媳妇,中邪中的厉害,怕是要姐姐多费些力气用棍子赶。”

    “这……”

    杨秋娘笑的凶恶:“不管她是什么邪秽,几棍子下去就让她乖乖的。”

    王神婆舒了一口气,原来是教训一顿这倒不难。她伸手去拿桌上的银子,杨秋娘按住她的手说:“那邪秽厉害着呢,王姐姐可要不惜力气。”

    王神婆感觉着手底的银子,寻思了一会说:“再厉害的邪秽也能赶走,就怕你家媳妇得有些日子不能下炕。”

    杨秋娘收回手笑着说:“下不了炕也没关系,总还有我这老婆子伺候她,总比邪秽闹的家宅不宁强。”

    王神婆心里撇嘴,也不知道先房媳妇怎么得罪你了,要这样教训。

    不过她猜错了,杨秋娘不是要教训。杨秋娘知道顾默默的身子到底咋样,只要打的下不了炕,‘哼’杨秋娘心里冷笑。

    牛车咕噜咕噜的往杏村返回,车上王神婆故意叮嘱杨秋娘:“打起来,邪秽要乱跑的,可要先关好院门,逮住人捂上嘴才好。”边说边瞟赶车的牛三旺。

    牛三旺老神在在的赶车,就跟没听见似得,倒是杨秋娘积极的回道:“王姐姐放心,咱们三个人还收拾不了一个人。”

    “这有什么麻烦的。”陈明德笑着说。

    “蛋蛋今天和大妗婆呆在家里,娘去给蛋蛋买糍糕回来吃好不好?”顾默默牵着蛋蛋暖暖的小手,弯腰低头笑着问道。

    “怎么臭蛋改成蛋蛋了。”张腊梅一边笑着过来领小绵包,一边问道。

    顾默默抬起头笑着说:“在牛家是臭蛋,以后到了陈家便是宝贝蛋蛋。”

    “哈、哈、哈,好!”陈明德笑的畅意“以后小名就叫蛋蛋。”

    院子里房舍青砖青瓦,地面白黄的亮堂,中间有几棵只剩枝桠的桐树。原本冷肃的冬季小院,因着这几个人的脸上的笑容,多了几分温馨生动。

    蛋蛋拉着顾默默的手指,小球的身体往后几步,躲到顾默默的绵裙后。

    顾默默觉察到蛋蛋的躲避,转过身问道:“蛋蛋是不想和大妗婆呆在家里?”

    “娘~”蛋蛋仰着脖子,黑亮的眼睛看向顾默默。

    张腊梅过来拉蛋蛋另一只手:“蛋蛋乖,外边冷得很。蛋蛋和大妗婆坐热炕,等着你娘和舅爷带好吃的回来。”

    蛋蛋被张腊梅拉着走了几步,另一只手抓着顾默默的手指却不肯放开:“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