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农妇上位手记 > 42.救危困(下)

42.救危困(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xs.cc,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购买不足40%的亲, 6小时候可以看到正文,谢谢。  “太子哥哥,将来臣弟也要做将军保家卫国!”十六岁的孝义王,带着少年没有褪尽的青涩, 向往的对旁边的太子说道。

    “好”太子眼含宠溺的看着自己最小的弟弟。其他的皇子皇女都规矩的喊一声太子殿下,或者大皇兄, 只有这个从小被宠大的小皇子,任性的喊他太子哥哥,无形中多了亲近之意。

    帝驾步行来到军前,俞总兵翻身下马,单膝跪地手捧兵符, 朗声道:“末将幸不辱命。”

    “好!”承平帝摸着胡子神情愉悦。

    大殿里论功行赏, 俞总兵进封从一品建威将军, 领京师左营都指挥使, 另赐金千两,银万两,锦缎三百匹。从一品建威将军实际只是官阶,并无实权。都指挥使虽然是二品却手握实权, 更何况是京师的左营都指挥使,可见承平帝的信重。

    岳绍辉屡立奇功进封正三品昭毅将军,领京师右营都指挥佥事,另赐金八百两, 银三千两, 锦缎两百匹。

    岳绍辉出列谢恩:“启禀陛下, 末将能有寸功,皆是兵士们拼却性命所得,微臣愿将所赐金银转赠征北兵士,让陛下之兵士皆沐皇恩。”

    太子站在龙椅下,欣慰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满腹骄傲。龙座上的承平帝更是笑眯了眼。

    “准奏!”承平帝笑眯眯的说完,见孙子并不退下问道“岳将军可还有奏?”这声‘岳将军’就可听出承平帝对自己的孙子有多满意。

    岳绍辉犹豫了一下启奏:“启禀陛下,末将领兵诱敌……”

    “什么!”承平帝怒喝“你竟然以身做饵。”到底是自己喜欢的大孙子,听到他以身犯险,承平帝没忍住担心的怒火。

    原本单膝着地的岳绍辉双膝跪地,俞善德出列跪地领罪,太子转身揖手:“陛下息怒,兵无常势,身为将军自当应势而为。”

    承平帝冷悌太子一眼,当初就是他让自己的乖孙去北境。去就去吧转一转看一看也好,谁知道竟然真的上战场,还是先锋!

    得亏承平帝不知道自己的乖孙,还做过冲锋的小卒,否则能当朝和太子翻脸。不过回过神承平帝也知道自已应对有误,难免会寒了其他将士的心。

    承平帝苦笑一声:“果然儿孙都是债,朕也难免凡人情。”

    朝中大臣马上一片劝慰,承平帝抬手制止:“朕的孙儿是孙儿,天下人的孙儿亦是孙儿。即便万千不舍,外敌来时岳家男儿自当身先士卒。”

    “大治有陛下乃大治之福!”朝臣一起跪倒称颂。

    “岳将军继续禀来。”承平帝开口说道。

    岳绍辉再次揖手:“末将诱敌却被敌军知道皇孙身份紧追不舍,三千精兵最后仅剩二十余骑,成功之时敌军羞恼,欲乱箭置末将死地。”

    太子并不知道此事,此时不由双拳握紧,座上的承平帝更是双眼微眯,这是他紧张动怒的表现。

    “幸亏有总旗牛大壮,舍身相护末将才能毫发无损。末将想要把自己的战功分一半给他。”

    “胡闹!论功行赏自有军法,战功岂是你说让就让的。”太子拂袖。

    承平帝瞥了太子一眼,和颜悦色的说道“军中有如此忠勇之将士,自当赏赐,那个牛什么……”

    “牛大壮”岳绍辉禀道:“他为末将身中十七箭,若不是他命大……”

    说牛大壮命大,不如说他谨慎。他在自己的盔甲护心镜下,又多戴了一面护心镜,才侥幸没有射穿心肺。

    “此人现在如何?”承平帝关切的问道。

    “在城外的大军中待命。”

    “宣。”

    身边太监得命,立刻扬高声调:“宣,征北军前军总旗牛大壮觐见~”

    “宣,征北军前军总旗牛大壮觐见~”

    “宣,征北军前军总旗牛大壮觐见~”

    一道道声音从殿里到殿外,悠扬远去,大殿里依然在论功行赏。文武群臣都面有喜色,胜利总是让人高兴。只有那些得胜归来的将军面色平静,人们只道他们宠辱不惊,哪知道他们心里还记着,那些把性命留在北境的战友。

    “征北军前军总旗牛大壮前来觐见~”

    “宣”承平帝目力向外运去,这个救了自己孙子的军士,是何等样貌?

    “宣~”随着太监悠长的语调,殿外走进一个魁梧的大汉,文武百官都愣了愣。

    承平帝笑了:“这是猛张飞,还是尉迟公?”

    官阶小经常混迹于市井的官员们,则在心里想:这不就是肉铺的屠夫,穿了一身铠甲么……

    牛大壮身形高大魁梧,一脸炸蓬蓬的络腮胡子,肤色是边关特有的暗黄,唯有一双眼睛还算明亮。

    牛大壮走到朝堂当中,双膝跪倒“启禀万岁爷,属下……”他跪在地上迟疑了下,这自称似乎不对,挠了挠后脑勺,试探着说“小人?……”他瞄了瞄一侧的俞总兵。俞总兵面无表情。

    “末将?……好像不够格……”牛大壮一边说着,一边有些为难“要不微臣?……也不够格啊……”牛大壮跪在地上为自称纠结。

    满朝文武都忍俊不住,岳绍辉则像似嫌弃丢人的,白了一眼干脆低头。承平帝没想到竟是个这样的憨人,也是举起袖子微微遮挡了下自己的笑意。

    牛大壮为难了下,干脆问承平帝:“万岁爷,小人该怎么自称啊?

    承平帝嘴角漾着一点浅笑说道:“此次论功,你该得什么封赏?”

    “百户!正六品哩……嘿嘿”牛大壮笑着回答。

    “无礼!奏对陛下……”

    承平帝扬起一只手,打断身边太监的呵斥,笑着说:“第一次面圣,礼仪不周无妨。”他又转向连忙叩首的牛大壮说道:

    “既有品阶自称微臣就可。”

    牛大壮抬起头憨笑:“万岁爷真跟岳将军说的一样。”

    “岳将军是如何说的?”承平帝笑眯眯的问道。

    牛大壮笑出一口白牙:“岳将军说,他爷爷是这世间最好的人。”

    ‘爷爷’?

    “哈、哈、哈”承平帝笑的畅快不已,论起来他还没听人叫过他爷爷,要叫也是皇爷爷,“你们平常都怎么聊的?”

    牛大壮来了精神,他跪着拧了拧身子说:“那时候我不知道,不对!不对!”他又改口说:

    “那时候微臣不知道他是皇孙,闲暇时聊天,他最爱跟微臣吹他家爷爷有多好。说是小时候他馋虾肉包子,他爹不许他贪嘴,于是他爷爷就在自己屋里备好些,每次都能放开肚子吃。”

    想起孙子小时候的馋样,承平帝满脸笑意。

    “说是小时候他做不完他爹布置的功课,只要找到他爷爷就不用挨罚……”

    岳绍辉暗暗磨牙,俞总兵面色平静,好像没发现牛大壮假意的憨厚。

    “还说他手头紧了,每次找他爷爷准没错。”牛大壮一脸憋屈的说“这不诚心欺负微臣没爷爷吗?”

    “他还说他爷爷仪表堂堂,不出门就知天下事!那时候微臣不服气还和他打过架。不过现在微臣服气了。”

    仪表堂堂的承平帝笑着问:“打架赢了输了?”

    牛大壮蔫了的耷拉咕哝:“输了”但是他又跪直身子辩解到“是他耍诈。”

    太子听不下去了,他揖手启禀:“陛下,朝中还有封赏未完。”

    承平帝被搅了兴致,可是朝堂之上也不好发火,只说道:“牛大壮憨直忠勇,又护了朕的皇孙,进封正五品武德将军。”

    “陛下,论功行赏自有军法,切不可因为他救了皇家血脉而格外……”太子还没有说完,不高兴的承平帝冷冷打断他:

    “怎么,朕如今要封个五品将军也不行?”

    太子连忙跪下:“陛下,国有国法。”

    “哼!”

    承平帝的一声冷哼,让大殿上安静下来,落针可听。皇帝动怒,文武百官皆摈息不敢语。

    俞将军身后一个柳姓武将出列启奏:

    “陛下第一次见到牛大人,便问他像尉迟公。尉迟公乃是先唐太宗的大将,又被封为门神。牛大人既是俞大人手下,又能舍身护主自然忠勇可信。陛下何不仿效先贤,收做‘门神’让他做个亲卫?”

    俞将军听了眉目不动,出列启奏:“牛大壮却是忠勇可信。”

    承平帝哈哈哈大笑:“好,进封牛大壮为正五品武德将军,在朕的亲卫营中做个总旗。”

    亲卫是皇帝的亲兵,不受朝廷约束,由承平帝自己执掌,因此太子也无话可说

    牛大壮听了拍着胸脯说:“陛下放心,只要微臣还有一口气,就要保陛下毫发无损。”

    退朝后,太子随着岳绍辉,到了他新建的将军府。关上门太子脸色一变说道:“你两好大的胆子,谁都敢算计!”

    岳绍辉,牛大壮双双跪倒,牛大壮也不再是一幅憨直村俗的样子。

    人还是那个人,却浑身气势一变,变得身形挺拔,沉稳内敛。

    太子看得冷笑连连。

    “大壮媳妇在家没?”院子里传来张腊梅的声音。

    “在呢,大妗子快请屋里来。”顾默默一边扬声回答,一边把手上的针别好,把正在缝的绵袄放到炕柜上。

    张腊梅提着篮子进屋的时候,顾默默已经下炕穿好鞋,迎到屋门了。

    “不用迎了,我这就进来了。”张腊梅一边笑着说,一边把手上的篮子放到桌上,然后把有些冷的手,塞进炕上盖着的大红撒的被下“我来的时候外边开始飘雪,你还没看见吧。”

    “没呢,一会带蛋蛋出去看看。”顾默默笑着给张腊梅倒了一杯热茶,并桌子上的一碟撒子放在炕沿上。

    “外边天沉的厉害,看样子有一场好雪。”张腊梅笑的轻松“明年能有好麦子吃。”

    顾默默笑着点头‘瑞雪兆丰年’这场雪能让年节的气氛更添喜庆。

    “哎呦几天不见,蛋蛋跟变了个孩子似得更白嫩了,瞧这可人疼的小摸样。”张腊梅惊喜的看着坐在大红被窝里的孩子:唇红齿白,一双眼睛乌溜溜的水润清澈。

    她喜滋滋的看了又看,笑着对顾默默说:“这孩子长的没随大壮,随你!可真漂亮。”顾默默现在每天看着蛋蛋也是喜欢的很,不说性子乖,长的也是真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