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农妇上位手记 > 65.报信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xs.cc,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购买不足40%的亲, 6小时候可以看到正文, 谢谢。  臭蛋是个不挑食的好孩子, 向来是给什么吃什么, 更何况这种肥瘦相间的肉, 对以前缺少油水的母子来说是最香的。臭蛋以往也最爱这种,今天却看了看把肉推到顾默默嘴边“娘~”

    臭蛋长长这么做, 好吃的都记得顾默默, 因此顾默默还没有察觉臭蛋的不对劲。她笑着自己吃了, 又夹了一块给臭蛋, 臭蛋抿紧嘴巴摇了摇头。他扶着桌子边沿, 挪到馒头附近转头看顾默默:“娘~”

    顾默默笑着掰了一小块递到臭蛋手里,臭蛋一手扶着桌子,一手拿着慢慢啃。

    “来,吃块肉。”这次顾默默换了一块更大的。

    臭蛋看了看香香的肉片, 合着馒头咽下口水,摇了摇头。

    这孩子今天怎么不吃肉?顾默默有些奇怪, 她换了一筷子金灿灿的炒鸡蛋给臭蛋。臭蛋眼睛盯着鸡蛋,嘴里嚼着馒头, 慢慢的摇了摇头垂下眼睛。

    顾默默皱眉摸了摸臭蛋的额头, 没发烧啊, 这是怎么了?

    “臭蛋, 不喜欢炒鸡蛋了?”

    臭蛋拿黑黑的眼睛, 看了看金灿灿的半盘炒鸡蛋, 咬了一小口手里的馒头, 点点头。然后看向顾默默的胳膊又摇了摇头。

    又是点头又是摇头,顾默默实在猜不出孩子的心思。她索性夹了片白菜喂臭蛋,这一次臭蛋没有拒绝。

    眼看臭蛋手上的一小块馒头吃完了,顾默默又掰了一小块给他。臭蛋摇摇头慢慢后退小心的扶着墙坐下。

    这就吃饱了?连平常的三分之一都没有,难不成前些日子吃太多,积食了?顾默默有些担忧,她试探的问道:“臭蛋要不要再喝点粥?里边有臭蛋喜欢的鸡肉。”

    臭蛋想了想,最后抿紧嘴巴摇摇头。

    看样子恐怕是真的积食了,顾默默只能自己吃,她边吃边想:要是明天还这样得去找大夫看看。

    一心两用的她没发现小小的臭蛋,看着她吃饭悄悄地吞口水。

    吃完饭顾默默收拾好厨房,从柜子里拿出两个月前,去宝鸡置办锅碗的时候置办的东西。

    看着放到炕桌上的宣纸颜料,笔筒里大小毛笔,顾默默有些怀念的叹口气。她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因为意外离开人世,她是跟着爷爷长大的。

    顾默默的爷爷是国学大师,还很擅长工笔,他的青绿山水画在国内很有些名声。而从小和他一起学画的顾默默,却喜欢小写意,工于鸟。

    一张炕桌是没法放下所有的东西,顾默默从偏屋又搬来一张炕桌,两个并排摆在一起。

    一张上面放了半熟的宣纸,一张上面放着笔筒,笔筒里有中号的提斗笔、大白云、中白云、小白云、大号笔、中号笔、小号笔、点梅笔等等。旁边一个笔洗,两个白瓷盘。瓷盘下压着试色的半熟宣纸。

    顾默默研好墨汁,幸亏有原来的记忆,否则就算她大概知道,要如何研墨也做不好。一次几滴水要用匀称的腕力研磨,然后再几滴水半点不能着急。不过这样出来的墨色,更容易表现出干湿浓淡,倒比现成的墨汁漂亮。

    ,虽然费了挺多功夫,顾默默却不打算在画作上费太多心力,挣多少银子。她现在基本就是寡妇带娃,太有钱了不见得是什么好事。因此她只打算画几幅简单的鸟,挣点小钱。

    顾默默一手抚平宣纸,用镇纸压好。她先用大兰竹笔调淡赭墨写,下垂的枝条,再有焦墨皴,尔后补焦墨线。她打算先画幅《事事如意图》。

    先画这个是因为院子里的柿子树上,还挂着几个晚熟的柿子,现在已经变成火红色,是臭蛋的零食。再说寓意事事如意,比较好卖。

    臭蛋是个很乖的孩子,只要跟在顾默默身旁,从来都是静悄悄的不烦人。自从顾默默把他放在炕上,他就乖乖地坐着看顾默默忙碌。这会臭蛋见她,跪坐在炕桌前不再动来动去。

    臭蛋想了想,自己爬起来慢慢晃悠到桌旁静静地看,越看眼睛睁的越大:好神奇,好像自己吃的柿子。

    只见顾默默用朱瞟调曙红,几笔点出柿脸,再用那支羊豪笔略蘸了点藤黄,画出柿底。换小号笔用墨调胭脂点出柿蒂。画好一只,另在枝条的留白处开始另一只。

    顾默默并不考虑构图的浓密疏朗,实在是这种图她写过很多次。等第三只画好,顾默默回头用赭墨,调整颜色半干的第一颗。

    画好柿子接着画柿叶,柿叶要饱满圆润。顾默默用中白云调好淡赭墨,大小错落画出有正有侧有背的叶子,然后换点梅笔用浓墨,趁湿勾出叶脉。剩下只要小小调整,再加上年月和落款就行了。

    一幅事事如意最多半个时辰,等顾默默画好,就看见臭蛋眼睛亮晶晶的,站在旁边看。

    “喜欢?”顾默默好笑的问“是不是想吃了?”

    主要是小家伙眼里的渴望太明显了。让顾默默不由得这样问。

    臭蛋听了问话想了想,有些迟疑的点点头。恰好这时候他的小肚子里传来‘咕咕’的叫声。

    听到这声音顾默默倒是有些放心,看样子没积食。

    “吃饭时不好好吃,现在饿了吧?以后可不能吃饭的时候淘气,我去给你热羊奶。”每天天黑前,顾默默都会给臭蛋和自己热上一碗羊奶喝,算是多补充的营养。

    小家伙眼里明显流露出渴望,顾默默笑着说:“很饿了吧,我再给你的羊奶里,打一个鸡蛋,泡点馒头,放点白。好吃又顶饿,不过以后饭时要乖乖吃饭。”

    臭蛋一向听话,唯一一次淘气,顾默默不想责备他。就在她收拾好画准备去灶房的时候,臭蛋轻轻地叫道“娘~”

    顾默默回头疑问的看向臭蛋:“你不是饿了?我帮你弄吃的。” 臭蛋抿紧嘴巴看看顾默默的胳膊摇摇头,两只小手紧紧抱着肚子。

    看着坚持不肯吃饭的臭蛋,顾默默忽然福如心至:臭蛋不会是故意不吃饭,好让他自己瘦点,让自己好抱起来?后晌饭前自己不是和大妗子说,快抱不动臭蛋了。

    是了,一定是的。因此臭蛋今天没像往日那样,等自己去抱,而是一点点的扶着墙走。也是今天后晌饭吃的很少,还不肯吃肉和鸡蛋。

    因为大妗子说过,整天鸡蛋、肉啊的给臭蛋补。还有羊奶,明明很想喝,却不点头。

    “臭蛋是不是怕自己吃胖了,娘抱不动?”

    臭蛋乖乖地点点头。

    看着乖乖点头得臭蛋,顾默默忽然眼眶发酸:才这么一点点大就知道体贴人。

    “娘~”臭蛋抱着自己‘咕咕’叫的肚子,冲着顾默默摇头。

    顾默默回到炕边一把抱住臭蛋,不让他看见自己红了的圈,她说:“臭蛋要乖乖吃饭,明年就脱了衣就能自己走了,再也不会累到娘。”

    臭蛋依在顾默默的怀里静静的听,静静的想。

    “臭蛋要好好吃饭,才能长高长壮,将来好保护娘。”

    臭蛋有了决定,他在顾默默怀里点点头,抱着自己的小肚子,清亮的叫道:“娘~”

    这样听话懂事,顾默默心里酸酸软软,她调整好了表情,笑着把臭蛋从怀里扶出来说:“以后娘叫你‘蛋蛋’好不?”

    顾默默心底道:以后你就是我的孩子,无关责任和前世,只为你这样小,就这样贴心的让人心疼。

    臭蛋黑亮的眼睛看着顾默默,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娘~”

    “蛋蛋。”

    “娘~”

    “蛋蛋~~~”

    “你早就该这么想了。”九外婆高兴地很,她的性子黑白分明,早就看不惯杨秋娘一面要脸皮,一面专做不要脸的事。更何况顾默默和臭蛋才和她有亲。

    顾默默跟着九外婆进了屋子,发现九外爷也在。他正坐在炕下的小板凳上,编密实的蒲草鞋。顾默默一看就知道,这是给冬天准备的。

    “九外爷万福。”顾默默继续抱着臭蛋屈膝。

    “起来吧,就你讲究这些。”九外爷没抬头,继续忙着手里的活计“这两天我有功夫,给你和臭蛋一人打了一双草鞋,待会你回去记得带上。”

    “嗯。”顾默默笑着应道,没法说谢谢。因为自从九外爷第一年,发现顾默默鞋烂了没得换,先是九外婆给了几双旧鞋。然后每逢换季,九外爷都会随手帮顾默默打一两双。这几年顾默默都不知道穿了多少。

    虽然不说谢谢,但是这份恩情顾默默牢牢地记在心里。

    九外婆喜滋滋的端了一个粗瓷茶碗过来说:“你月娥姨中秋节来看我和你九外爷,带了些干枣,九外婆拿红泡了,你和臭蛋喝喝看。”

    九外婆口中的月娥,是她的大女儿,已经嫁人还有一个五岁的儿子。臭蛋没少穿人家的旧衣服。

    “嗯。”顾默默笑着点头。

    “就要这样才对,”九外婆笑着说“等会我去给你们年俩拿点吃得出来。”

    “不用了,九外婆我在家吃饱的。”顾默默心里真的为这村人的淳朴感动。原来的顾默默做月子时,吃的几次红鸡蛋都是九外婆端过去的。

    平常也会偶尔煮个鸡蛋塞给自己给臭蛋补补。

    “我现在想通了,他们再苛刻我,我就豁出去脸皮跟他们闹,看谁到底不要脸。”

    “早就该这样了”九外婆高兴地说,说完又有些奇怪“以前我劝你多少回你都不听,这回怎么想通了?”

    顾默默苦笑着摸摸臭蛋细瘦的小手说道:“以前我总想着‘家丑不可外扬’再者家和才能万事兴。谁知道这次……”

    顾默默沉默下来,九外婆摸了摸顾默默怀里,臭蛋小小的身体,说道:“这次害苦了臭蛋了。”

    那样小的孩子细细瘦瘦一点点,烧的通红的吐白沫翻白眼,可怜呀。

    “我不知道谁教的,牛承祖会一脚把臭蛋踢到河里。我好不容易抱着孩子回家,谁知道……”

    谁知道那两口子,竟然有意无意的拖时间。

    “哼!他们两个烂心肠的,是看大壮一去三四年没有音信,起了歹毒的心思。”九外婆愤恨的说道。

    顾默默看着趴在自己怀里,安安静静的臭蛋,无奈的说:“我原想着,不管怎样臭蛋总是公公的亲孙子。”

    “哼,人要是坏了心肠,还管什么孙子,亲儿子也……”也能不肯出银子让去送死。不过这话没说完被九外爷打断了。

    “好了,大壮是去守国门,有什么不对?一个不去,两个不去谁来保大治的江山。”

    这个话题不好说了,因为前几年朝廷征兵驱除鞑子。九外爷原想让自己的儿子陈明信,跟牛大壮一起去的。结果九外婆以陈明信是独子给拦了,当时九外婆还想让牛三旺出银子,免了牛大壮的征召来着。

    顾默默看着情形不大好,笑着说:“反正上次要不是菩萨保佑,臭蛋就没命了。我想通了,谁不让我们娘两活下去,我就跟谁拼了。”

    九外婆不住地点头:“早该这样了。”

    顾默默摸了下茶碗不烫了,端起来给臭蛋喂了一口。臭蛋喝过之后眼睛亮了,他抬起细细的胳膊,把茶碗推向顾默默,软软的喊:“娘~”

    “瞧我们臭蛋还不会说话,就知道孝顺自己的娘。”九外婆笑呵呵的看着他们娘两说道。

    九外爷也停下说:“百善孝为先,这孩子你要好好养着。”

    记忆是人格的一部分,也许是原来顾默默留下的记忆太完整,总之穿来的顾一默打心眼里,可怜这个自小就没吃好的孩子。不过该煽的情还是要煽的。

    顾默默抿唇有些羞涩的笑道:“这是大壮的骨血,我自然会用心的。”毕竟人家同情她,是因为顾默默确实值得同情,但更重要的是人家和牛大壮的血缘。

    顾默默说完浅浅的喝了一口,被臭蛋推到自己嘴边的水,有端到臭蛋嘴边喂他喝。

    九外婆笑着说:“这个常喝对大人孩子都好,一会九外婆给你们包点带过去。”

    顾默默笑着应了又说道:“我今天过来,主要是有些担心,我现在撕破脸跟他们较劲,就怕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