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医品太子妃 > 第六百五十三章 宫中恶意来!

第六百五十三章 宫中恶意来!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xs.cc,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当门进去的先是屏风,这么破的屏风,邵颜茹几乎不知道说什么好!

    屏风的一边卷口,另一边磨损,最厉害的是当中有一块地方似乎还补过,看着乍眼的很,这屏风又宽又大,原应当看起来肃穆不凡的,无奈这个时候看起来却透着一股子衰败。

    再转目看去,椅子上面的坠子每一个都用针缝过,但偏偏每一个都针角不好,就这么随意的缝了几针,比起原本不修补的时候看起来更乍眼,有些可能因为没有相似的布,还特意的找了其他的料子来补。

    可以说补的什么样的款式都有。

    邵洁儿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张了张嘴,发现自己居然什么刻薄的话也说不出来,眼下的一切己超过了她所有的想象,这真的是一位小姐的正屋吗?看这样子竟象是堆积着杂物的房子,没一件好的。

    举目看过,不是有磕着的,就是有坏着的,住在这屋子里的人努力的想把一切补体面了,但却发现不但不体面,而且还使得那些缺点无限的放大,只进来看了一眼,便让人觉得寒碜的不行!

    “这……这些是五妹妹自己修补的?”邵颜茹好半响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自然是我和丫环们一起补的,看起来新一些,自己修补的也舒服一些!”邵宛如坦然自若的笑道。

    粉面精致,樱唇红艳,眸色中潋滟着柔光,看起来绝美无双,可这样的面容出现在邵颜茹的眼前,却让她气的想打人,咬咬牙,强压下去心头的火气,才道:“这事恐怕是那起子不安份的下人们做的,我回去之后禀明母亲,必然会给五妹妹换一些新的来!”

    这意思是把所有的事情都怪到了其他下人的身上,和兴国公夫人无关了!

    “新的旧的,倒是无所谓的,只能能用就行,就是感觉不太好看,若是我这里来了个客人,看到眼前的一切,怕是会说觉得我这位兴国公府的五小姐,不会调弄自己的屋子,让整个屋子看起来零乱的很!”

    邵颜茹会装,邵宛如就更会了。

    她之前让曲乐过来就是早早 的把该布置的都拿出来,桌面上还有一套看起来还算好,但实际拿起盖子上都缺了口的茶杯。

    兴国公夫人送过来的其实没那么差,邵宛如住进来好就带着几个丫环搞了破坏,而且还故意弄成这个样子,她才住进来,就这么一个样子,若是有人看到,必知道是兴国公府里慢待了她。

    若等她真的出了孝,再加上逢年过节的忙乱的很,待得闲了再来说这些事情,别人只会说她自己弄坏了兴国公夫人精心为她准备的摆饰,不会说当初住进来的时候兴国公府就故意的送些不靠谱的家什过来。

    这是欺她不便在清修守孝的时候把这种事宣扬出来。

    她就偏偏反其道而行之!

    既然回了兴国公府,她就没打算忍气吞声,三年的时间足以让自己了解兴国公府的许多过往,也想清楚接下来如何应对兴国公府。

    祖母不慈,二房伪善而恶毒,她都不会后退,上一世她退无可退的被逼入死地,这一世若自己退了,到最后必然也是被一步步的慢慢逼入绝境,如同上一世一般鲜血染石阶。

    这一世,有了三年的缓冲时间,她对上兴国公府不再只能步步后退。

    屋子的事情,只是跨出的第一步……

    “总得先换过几件才是,我现在就去跟母亲说!”邵颜茹站不下了,只觉得邵宛如的话字字诛心,几乎是直指自己的母亲。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下心里的烦燥,也不待邵宛如再说什么,转身离去!

    邵洁儿看了看已经离去的邵颜茹,又看了看邵宛如,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嘲讽,“这么破的东西,你也要,五妹妹可真是饥不择食,还是说你们秦府以往的东西都这么差,这样的东西已经算是好东西了?”

    “秦府的东西都很不错,兴国公府的东西难道不都是这个样子的吗?我还以为兴国公府上上下下的主子都用这样。”邵宛如冷声道。

    邵洁儿这种人,天生就是会刻薄比自己不如的人似的,总是想法设法的踩比不上自己的人,不管何时都是如此,而对于那种比她们高了一等的人,又是一味的巴结、讨好,实在很难让人产生好感。

    “没见识!”邵洁儿被邵宛如嘲讽了一下之后,脸色涨红起来,怒声说了这么一句后,转身大步离开。

    邵宛如这次没说话,只微笑着看着邵洁儿离去的背影,唇角微勾。

    “小姐,夫人会给我们换家俱吗?”曲乐满头大汗的从她身后站了出来,方才为了抢时间布置,她是跑着过来的,之后又快速的把里面的家俱处理好,这时候才有时间喘口气。

    “会的!”邵宛如微微一笑,神色幽冷的道。

    这屋子里的摆件是兴国公夫人的意思,看起来连邵颜茹也不知道,所以才会跟着自己这来。

    兴国公夫人恶心自己,太夫人和邵颜茹要把自己算计进宫,两两之间似乎并没有什么关系,这才有了邵颜茹中计跟着自己过来长长眼的事情,这事既然她是看到了,也说 会帮着自己的,若她没有帮着自己,若自己明天在淑妃面前一说,丢脸的可就是她了!

    邵颜茹向来爱护自己的名节,又岂会让自己拿这事说事,必然会使法子给自己换过一些好的来,总不能让自己去外面说兴国公府亏待了她,也不能让她到处乱说,最好的法子就是让自己闭嘴。

    切不能说出这样的丑事来。

    这个送上来的时机还真不错!

    当然如果邵颜茹没什么反应,邵宛如也不怕,这事就算是跟邵颜茹扯上关系了,以后也可以扯着邵颜茹说这事!

    “会给我们换一些好的吗?”曲乐又有了新的疑问,不太确定的道。

    “自然是会的,一会让青儿去一趟祖母那里,让祖母把母亲当时嫁进兴国公府的嫁妆单子整理出来。”邵宛如意有所指的道。

    “小姐要去向兴国公夫人要郡主的嫁妆?”曲乐愣了一下之后,不安的道,向长辈要嫁妆这可不是一件好的事情,况且还有皓少爷,有皓少爷在,小姐是没有资格向兴国公府讨要郡主的嫁妆的。

    “不是我去要!”邵宛如摇了摇头,她去要嫁妆的确是于理不合的,不管是她还是邵元皓都是兴国公府的子嗣,特别是邵元皓现在还在请封世子,这个时候更加不能闹出这种讨要娘亲嫁妆的事情。

    但不讨要不等于没数,自己总得知道哪一些是自己和皓儿的,绝不能让兴国公府胡弄了自己。

    有机会,她一定把娘亲的嫁妆讨要过来,不过以她的估量,恐怕这份嫁妆早己有一大部分落到了兴国公夫人的手中了。

    而她现在不能马上闹,慢慢的查访就是,既然兴国公夫人得了娘亲的东西,总是会拿出一些来的,既然手贪了,就得小心这手伸出去缩不回来,自己在嫁妆单子上的,必然能先找到猫腻。

    “小姐,您要进宫去见淑妃娘娘?”郑嬷嬷出现在门口,看起来是急匆匆过来的,有些气喘。

    “说是淑妃娘娘赏了东西给兴国公府,又说要见见我,就让我跟着一众姐姐们去宫里给淑妃娘娘见礼!”

    邵宛如漫不经心的道,转身往正中的椅子而来,坐在了上面的垫子上。

    说实话,这垫子看起来有些破,上面还缝了一个大红色的补丁,但总体说起来还是很舒服的。

    坐定后看向欲言又止的郑嬷嬷,柔声问道,“郑嬷嬷可是觉得有些不妥?”

    郑嬷嬷皱着眉头进来,脸色有些不太好看,想 了想终究道:“淑妃不喜欢宸王!”

    “淑妃和宸王有什么关系吗?”邵宛如斜睨了郑嬷嬷一眼,水眸幽深起来,她不记得淑妃和楚琉宸有什么关系。

    一个是先皇的嫡子,一个是现在皇上的妃子,而且还是一个无子的妃子,从这点上论起来,两个人甚至连见面都很少,怎么也不可能有恩怨,但看郑嬷嬷的样子,表示的却是两个人之间竟然是有恩怨在的。

    对于郑嬷嬷的话,邵宛如是很重视的!

    “淑妃……不喜欢宸王殿下,甚至……可以说是厌恶宸王殿下的!”郑嬷嬷虽然有些犹豫,但终究还是把话说了出来,方才她听闻说明天邵宛如要进宫去见淑妃,她这心就提了起来。

    邵宛如救了宸王,必然会惹来淑妃娘娘的厌恶,这个时候居然还给了赏,甚至要见见邵宛如,怎么看都不象是怀有好意的,郑嬷嬷很担心。

    “嬷嬷觉得淑妃会害我?”略一沉吟,邵宛如便明白了郑嬷嬷的担忧,眸色流转间多了几分沉凝,原本这个淑妃就来的突然,以往也没听说过淑妃和兴国公府有来往,莫不是这次是真的冲着自己来的。

    “有这个可能,但……不一定!”郑嬷嬷实在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她是真的担心邵宛如会在宫里出事!

    “嬷嬷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水眸处滑过一丝幽深,淑妃这个时候伸手,自然是别有深意的,但应当不会一上来就陷害自己,看起来明日自己更需小心应对才是。

    卡在这个一个当口,这位淑妃来者不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