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首席的掌心至爱 > 第1118章 养别的野男人?门都没有

第1118章 养别的野男人?门都没有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xs.cc,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等赫莉喂宝宝吃饱了,陆隐就接手哄宝宝睡觉。

    跟唐家学的,宝宝从出生到现在,大部分时间都是赫莉跟他在带,晚上也都是跟他们一个房间的,而不是让家里的佣人帮照顾。

    好在宝宝还挺乖的,他们自己一边工作一边带宝宝,也不会觉得太累。

    他们的房间空间足够宽敞,安置了一个宝宝床,也丝毫不会显得拥挤,还能随时注意到宝宝的情况。

    陆隐花了半个小时把宝宝哄睡着了,放宝宝到床上,然后就跑去缠着赫莉了。

    赫莉阻止了他的动作,坐了起来。

    她将半开的浴袍拢好,用手语跟他说:‘有件事,我得跟你好好谈谈。’

    嗯,什么事?陆隐却是边说话边将浴袍的带子扯开。

    赫莉赶忙凑过去,直接把他的浴袍带子系成死结。

    想跟我谈什么事?赫莉。陆隐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看她这架势,要谈的事情应该是严肃的。

    ‘你今天找平笙聊的事,我知道你还没放弃,我再认真地跟你强调一次,我不想医治我的嗓子,这件事,你以后不准再让翊笙帮忙,我迟些也会跟翊笙说清楚的。’赫莉的神情很严肃认真,对他比着手语。

    她认识他那么多年,自认为还是很了解他的。

    之前他是看自己哭了,才妥协说不提让翊笙帮她医治嗓子的事了,可她知道,他心底还是惦记着这件事,不会轻易放弃的。

    不然早在之前,她得知他和翊笙之间的交易时,他就会在那时彻底断了这个念想。

    今天就不会去找平笙提这件事了。

    上一回他也是跟自己说,花高价请翊笙给自己医治嗓子的,结果呢……

    她不知道他是否还瞒着她一些事,但她不想给他一丁点儿冒险的机会,她觉得能和他在一起,已经是上帝对她最大的恩赐了,不想再贪心奢求些什么。

    陆隐优雅从容的脸色渐渐收敛,变得严肃了起来。

    赫莉,我让翊笙给你医治嗓子,是单纯的金钱交易,没有任何附加条件,我跟你说过,我不会舍下你和宝宝,不会把自己献出去,给翊笙做研究的;在这件事上,你再信我一回。

    赫莉轻摇了摇头,用手语告诉他说:‘我现在已经很幸福了,即使一辈子都无法说话,关于医治嗓子这件事,我不会接受的。’

    他沉默了几秒,把她抱在怀里,嗓音低沉而煽情,带着几分恳求说,赫莉,我想听你喊我老公,每次在外面听到别的女士喊她们先生‘老公’时,我都很羡慕,总幻想你将来有一天,也能这样喊我……老婆,你满足我这个愿望好不好?

    赫莉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泪水漫上眼眶。

    陆隐又说,你要是信不过我,怕我阳奉阴违瞒着你什么事,可以找二少夫人或者平笙给作证,翊笙以前很听二少夫人的话,他现在最听平笙的;而平笙又那么喜欢你,即使你跟平笙说,让翊笙免费给你医治,我相信翊笙也不会多说一句话的。

    当然,他是不会让翊笙免费帮赫莉医治的。

    人情太难还了。

    他宁愿多花点钱,两清不欠。

    陆隐双手捧着她的脸,让她的脑袋动弹不得,然后心机地说,我数三下,你不摇头拒绝的话,我就当你答应了;1……2……3!好了,你答应了。

    ……无法摇头拒绝的赫莉。

    被他霸道又强势的行为气哭了。

    知道可以说话的好处了吧?如果你可以说话的话,就能开口拒绝我任何要求了。陆隐吻去她脸上的泪水,不哭了,老婆你就满足我这一个愿望,以后我不会再强迫你做任何你不喜欢的事了,好不好?

    他在她耳畔,低声地恳求说,我想以后能听到你喊我老公,听你亲口说你爱我……

    如果他是像刚才那样强势霸道的话,赫莉绝对会毫不犹豫拒绝他,可是他这样低声下气地恳求自己,让她完全无法狠下心来。

    僵持了半晌,听着陆隐不停地在她耳边喊她老婆。

    赫莉最终缓缓地点了下头,不过她还是有话要说的,她和他拉开距离,用手语说:‘不准拿你自己的身体来换我的声音,不然我绝对不会原谅你的。’

    不会的。陆隐激动又开心地吻了吻她的脸颊和唇瓣,笑着说,要是我真用自己的身体健康来换你的声音,以后你拿着我的钱,带宝宝嫁给别的男人,那我就亏大发了。

    赫莉顿时破涕为笑,笑过后,陷入了沉思。

    赫莉,在想什么?陆隐怕她前一秒答应了,然后现在又要反悔了。

    她看着他,若有所思地用手语跟他说:‘我突然觉得你的提议好像也挺不错的,如果你让翊笙解剖了,我就用你留下来的钱,建一栋大别墅,再养几个年轻又好看又乖巧的小奶狗。’

    当然,这只是吓唬他的。

    看他还敢不敢答应翊笙那样的条件。

    永远想都别想!陆隐一下子把她扑倒在床上,咬了一下她白嫩的脖子,这辈子,你赫莉·格尔克只能是我陆隐的老婆,我陆隐儿子的妈咪,想养别的野男人?门都没有。

    他知道她在激自己。

    对于让翊笙帮她医治嗓子这件事,她还在怀疑自己跟翊笙还有不为人知的交易,只能让时间来证明,他这回没有欺骗她。

    赫莉抬起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吻上他的薄唇。

    在这种事情上,大多时候都是陆隐主动的,难得见赫莉主动一回,他先是愣了愣,紧接着长臂环住她的细腰,一个翻身,局面就变成了他在下,而她在上。

    这样的姿势让赫莉有些害羞和脸红,她迟疑地咬了咬唇,学着陆隐以往取悦自己那样,取悦他。

    陆隐的技术,她只学得几分,半生不熟的技巧,就把他撩得受不了了,险险欲失控。

    气氛至佳,准备进入正题时,赫莉解了半天都解不开他那被自己系成死结的浴袍带子,一生气,不做了,躺下睡觉。

    陆隐的火都被撩起来了,哪肯就此罢休?

    他三两下把身上的衣物褪掉,欺身覆上她,好了,我们继续……快来看 "xinwu799"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