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爱过才懂情浓 > 第1963章:青梅竹马篇,就想着欺负她

第1963章:青梅竹马篇,就想着欺负她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xs.cc,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

    晚饭都是大伙送来的,随便张罗就能吃。

    杭靳跟池央央一样,都是不下厨的人,但这会儿他并没有闲着,主动帮忙倒汤盛饭,很是积极:“我们弄快点吧,吃完早点睡觉。”

    这天还没有黑,村里还有许多人在地里干活呢,偏偏他一个大男人还催她早点睡。

    池央央白他一眼,没说话。

    杭靳根本不在意,在她的耳边说个不停:“池央央,你知道你离开本少爷的时间有多长了?”

    他加重语气道:“二十天零十个小时。”

    池央央仍然不理他。

    他又说:“你知道这二十天零十个小时本少爷是怎么过的?简直就是度日如年。”

    池央央侧头瞟了他一眼,他浑身上下没有那一个地方像在想她。

    如果非要说他有想她有的话,一定是她不在的日子,他找不到人欺负……

    说着说着,杭靳就伸手抱住了池央央,下巴放到她的头上蹭了蹭啊:“小四眼儿,难道你一点都不想我?”

    池央央冷冷地道:“把手拿开。”

    杭靳委屈巴巴地说:“本少爷这么久没有见着你了,亲不得,抱也不抱不得,你是想让本少爷出家当和尚是不是?”

    池央央呵呵冷笑一声:“那个叫姜尔悦的不是很喜欢你,只要你愿意,还不至于当和尚。”

    “别跟老子提那个女人。”一提到那个姜尔悦,杭靳就火大得很,连对池央央都是横眉冷眼,好像是她招惹到他一般。

    “有人喜欢你是好事,你还不开心了?”杭靳的表现池央央是很满意的,但是她又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内心那小小的雀跃。

    杭靳沉着脸吼道:“老子让你别提那个女人,听不懂?”

    看杭靳那一脸吃了苍蝇的模样,池央央差点笑了出来:“不让我提?难道是我不在的日子,你们之间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情?”

    “多看那个女人一眼,老子都会觉得脏了眼睛。”那个姓姜的女人听说池央央不见了之后,天天来堵他,他怎么赶都赶不走。

    最后一气之后,他叫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把那女人丢进垃圾桶,出了糗之后,那个碍眼的东西才没找上门来。

    也不知道那个女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人人都知道他讨厌她,喜欢的人是池央央,还要像狗皮膏药一样贴上来,看见就让人反胃。

    池央央不过随口一问,但是看杭靳这反应可能跟姜尔悦真发生过什么,突然之间心里就有些不舒服,问出口的语气都带着质问:“你们之间真的有发生什么事情?”

    “你说呢?”杭靳不满地瞅着池央央,如果不是她离家出走,给了姓姜那个女人机会,他至于被恶心到么?

    所以说来说去,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个脑袋不开窍的小傻子。

    “杭靳,我跟你讲,你现在是我的老公,你要是敢做对不起我的事情,我会让你……”话还没有说完,池央央发现自己的反应有些过激。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怎么会因为脑子里的一些想法而让自己如此不舒服。

    “让我什么?”杭靳的怒气瞬间消了,笑嘻嘻地看着池央央,“你终于知道老子是你的老公了,我还以为你忘记了呢。”

    池央央的面子有点挂不住:“你走开。”

    杭靳:“不。”

    池央央气得咬牙。

    杭靳那张带着笑的俊脸凑到池央央面前:“小四眼儿,告诉我,你是不是吃醋了?”

    池央央就是煮熟的鸭子嘴硬:“鬼才吃你的醋。”

    杭靳:“那你为什么突然生气?你笨,本少爷可不笨,你现在生的气跟刚刚生的气明显不一样。”

    心事被他说中,池央央脸一红:“拿开你的手。”

    杭靳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又搂住了她的腰:“不拿,我就要这样一直抱着你。”

    池央央:“还要不要吃晚饭了?”

    杭靳:“比起晚饭,本少爷更想……”

    池央央夹起一个鸡腿就塞他的嘴里:“我告诉你,从现在开始到未来一年,你什么都别想。”

    杭靳啃了两口鸡腿:“池央央,你知不知道有些东西一直不用,功能也是会退化。”

    池央央:“好好吃你的鸡腿,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她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啊,这辈子才么探上这么一个脸皮比城墙还要厚的男人。

    不仅如此,看看他脑子里一天到晚想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除了欺负她,还是欺负她,变着法子欺负她。

    轰隆隆……

    突然雷声大响,听起来有点像警告杭靳的意思。

    杭靳闷闷地啃着鸡腿:“女人的脸就跟这天气一样,说变就变。”

    池央央却担心地看了一眼屋顶:“这木房子漏雨,我还没有找到人来修,这又下雨了,可怎么办好?”

    这是一栋两层楼的小木屋,房子的主人建好房子后还没有入住就出远门了,池央央来这里后花钱租下来。

    房子是新的,但是因为平时没有人打理,多少有点小毛病,比如房屋一角漏雨就是。

    高原地区的雨说下就下,说停就停,池央央来这里将近一个月时间,下了几次雨,下雨的时候说去找人来修修,等雨一停出门就忘记了了。

    这会儿又要下雨了,眼看天也要黑了,也不好找人。

    并且这天气也是越来越冷,下着雨吹着风,恐怕今天晚上又要睡不好了。

    就在池央央急得团团转的时候,杭靳指了指自己:“有你男人在这里,你担心什么鬼?”

    池央央:“……”

    她不担心,难道还能指望他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帮她补屋顶?

    杭靳:“有没有梯子?”

    池央央指了指屋角:“有。”

    “你等着。”杭靳转身就朝梯子走去,他力气大,一只手就把梯子提了起来,“你喝你的汤,外面的事我来办。”

    “你行不行?”池央央对杭靳的能力表示怀疑。

    “池央央,行不行这种话千万别对男人说。”他不满地瞪她一眼,提着梯子就往外走。池央央也跟了上去,急急道:“杭靳,我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你没做过这些,万一摔着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