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头条婚约 > 第710章:不愿帮忙

第710章:不愿帮忙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xs.cc,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你这话,我更加听不懂了。”范思彤淡淡出声。

    她就没觉得这有什么可值得拿出来说:“我总觉得,只要不是吃不上饭了,没地方歇脚了,这种活不下去的事儿,基本上都不是什么事儿。”

    陈菲妍一愣,轻轻摇头:“是,你说得对。”

    范思彤看陈菲妍那表情,当即又敏感的发现自己的自尊心受伤了。

    “很显然我们现在,已经确实不在一个层次上了。刚毕业那会儿,好像大家还没有相差多远,而现在,我觉得、已经差很远了。你们早已经去了无聊得不知道该做什么好,拿着大把大把的钱,四处找感兴趣的事情投资的阶级。而我,还停留在努力让自己在云都站稳脚跟的程度。难怪我们说话,已经相互不能够理解。”

    范思彤是笑着说的这话,但是听来,却令人不得不多想。

    “可能、好日子过了几天,人就开始矫情了吧。”陈菲妍低声道。

    江兮张口,欲言又止。

    陈菲妍问范思彤:“所以,你是没打算这个时候谈感情了?”

    “我再回云都,不是为了情情爱爱来的,我是我为了我的位置,我的工作。我认为人生在世,除了感情之外,更多的还有找到属于自己的价值,做能够发挥自己价值的事情。”范思彤认真道。

    江兮点点头,“嗯,对的。”

    陈菲妍撑着头:“我就是不想颓废下去,所以才找事情做。难道我刚才说想要投资,是变着说法的炫耀吗?”

    江兮看向陈菲妍,范思彤也看过去,一时间没有说话。

    江兮摇头:“当然不是,我能理解你的用意。”

    “我大把的时间空着,我不找点事情做,一天天就那么挥霍了?不正因为我以前是个闲不下来的人,所以如今的无聊才令我坐立难安吗?”陈菲妍出声。

    好吧,就算一天在怨念,天天坐立难安,也这么过去了一年多了。

    “我不就是想找到事情,把我的空间填满吗?”陈菲妍低声道。

    江兮看着陈菲妍,又看看范思彤,有点迷,不太懂目前是在说什么。

    “大概,我们现在所属的层次不一样了。但我目前的状态,你们肯定能够理解。拼尽全力、要留在云都,目的就是要在这座大都市里站稳脚步。然而,你们的生活,我说实话,是真望尘莫及。我可能试图去理解你,你们的无聊和生活上的烦恼。大抵也就像成年人无法去理解小孩子说好累不好玩一样无解吧。没有办法感同身受,但是你要投资,我当然还是很支持你,没准儿你这种玩票性质的投资,最后就成功了呢?”

    范思彤这话,让陈菲妍稍微开心了点。

    “说得挺对,江兮,咱们开火锅底吧?”陈菲妍直接朝江兮喊话。

    江兮立马缩了下脖子:“你有钱,你可以随意挥霍,我才不要呢。我们家水果店开了几家,你真当我爸妈能顾得过来?我帮我爸妈监督蔬果店那些账目、出纳等等乱七八糟的事情,就够得累了,再说,我还有公众号。你想开店,你自己折腾去吧,我实在没那个精力。”

    陈菲妍瞬间泄气,“瞧吧,不愿意帮我的人。”

    范思彤说:“需要什么点子,我倒是能够帮忙,但也不一定能够真帮得上你。”

    陈菲妍当即出声:“帮不上我不要紧,但眼下,江兮有件事需要你帮忙,你看能不能给帮下?”

    范思彤心下一震,下意识看向江兮。

    “不是吧?兮兮还有事情让我帮?”

    “还真需要你来帮忙。”陈菲妍道:“江兮,你说说看,你家里的事儿。”

    江兮简单说了盛芷芊的事情来,陈菲妍又补充了些,范思彤脸色不是那么好看。

    “也是不容易啊。”

    良久范思彤才说了这么句话出来,听得江兮和陈菲妍云里雾里的。

    “你这什么话啊?”陈菲妍问。

    范思彤笑笑:“我是说,盛家小姐果然是厉害的,竟然跟那个渣男持续到今天。今天才发现任凯晨那个人渣的真面目,究竟是她太笨,还是任凯晨那个人渣隐藏得太好?”

    “感情中,都会假装自己糊涂。只要没有人拿着证据摆在你眼前,强迫你睁开眼睛看见,又怎么原因承认自己的爱人是个渣?”江兮出声,倒不是帮盛芷芊说话,这是事实。

    范思彤笑笑,“是啊,盛家小姐,那是有底气支撑这么久的。不过,当初抢别人男人,如今也算是报应了。”

    陈菲妍下意识看了眼里江兮,当初是这样的情况吗?

    怎么她记得的不太一样?

    “不是你们已经分手了,他们才在一起的?”陈菲妍问。

    但是她早就跟范思彤说过任凯晨这种人不值得相信,一开始一宿舍人吃饭,知道她是云都人,家里父亲做生意有钱,背着范思彤就对她各种献殷勤,最后若不是被她录音取证,陈菲妍怕是跳黄河都洗不清。

    但当时不论她怎么解释,证据都摆在面前范思彤不也是不相信?

    范思彤没有回应,她能承认吗?

    得知任凯晨攀上了盛家千金,范思彤那个气。

    江兮低声解释道:“其实你们都被骗了,志气啊学姐也没有想到任凯晨当时有女朋友啊?任凯晨这个人,什么事实嘴里有一句实话?不都是骗左骗右?思彤,你是受害者,但芷芊学姐也是受害者。她被任凯晨欺瞒到今天,都已经在谈婚论嫁了才发现,是比你受到的伤害更大。并且那个人渣,竟然还以亲密照和视频为威胁,这种人,不论是谁,我们都不应该姑息呀。”

    “你话说得对,但我觉得,这件事我帮谁都可以,就是不能帮盛芷芊。”范思彤固执出声。

    陈菲妍和江兮互看一眼,对陈菲妍来说,这很显然就是早就料到的事情。

    “思彤,为什么不帮帮芷芊学姐?她是我们同校的校友,是我们的学姐。再有,她也是被任凯晨伤害的,你不想让任凯晨受到惩罚吗?”江兮反问。

    “我有什么资格让人家受到惩罚?”

    范思彤笑了下:“对了,这个事情了,我真的不太感兴趣,要不然,说说你们家小王子的事?我还没见过呢,什么时候带出来见见啊,是不是跟你长得很像?”

    “跟盛老板更像,五官有一点江兮的影子,更像盛先生。”陈菲妍道。

    江兮看着范思彤:“为什么呢?我觉得,如果是你帮忙,其实也是举手之劳的事,并不麻烦。”

    “江兮,请问你,我为什么要帮我曾经的情敌?那个女人现在是受伤害了,那我当初受的伤害呢?谁来帮过我?我不可能帮一个曾经抢走我男朋友的人。不管她今天如何倒霉,都不可否认的做过对不起我的事情。她今天日子不好过,难道能抹去当初自己的行为?”

    “思彤。”

    范思彤的情绪有些激动,江兮看着范思彤此刻的反应,多少还是诧异的。

    她是没料到范思彤竟然会这么介意当初的事情,而且,当初她和任凯晨难道不是和平分手吗?

    毕业之后,他们之间就自然没有了来往。

    再者,任凯晨那个人,难道不会用各种理由欺骗盛芷芊?

    “我想你误会了一些事情,芷芊学姐不会抢你的男朋友,她没必要缺爱到那种地步。之所以跟任凯晨有感情,难道就不是任凯晨自己设计认识的盛家小姐,电视台的主播?为了一个机会想要往上爬的人,你见得还少吗?你自己当初就是娱乐记者,娱乐圈里的八卦还需要我来跟你科普吗?”江兮低低出声。

    范思彤笑了下,总之,她是不可能帮盛芷芊的。

    “你说再多,也改变不了当初这个女人的出现,对我造成的伤害。虽然我早已经走出来了,但我不能够原谅那两个贱人。所以,都是我憎恨的人,有什么料要暴,那就爆出来吧,最好说他们两败俱伤!”

    “思彤……”

    江兮再出声,陈菲妍下意识抬手压在江兮手背上,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这件事情,确实不应该强行要求。

    站在她们普通人的角度看,任凯晨和盛芷芊是正常在一起。可对范思彤来说,在她心有不甘结束的一段恋情后,再出现的女生那就是刺激到她了,这也就是她所谓的抢了她的男朋友,兴许她眼里,就是因为盛芷芊的出现,才导致任凯晨彻底的离开。

    这样的情况下,也确实不应该要求她帮盛芷芊,怎么样都是伤害过她的人。

    江兮随后尴尬的笑笑:“好,那我就不说什么了。”

    范思彤笑了下,点菜:“今天我请客吧,就当、拜码头?”

    她打趣,江兮没说话,毕竟她很少求过人,第一次开口,却被拒绝,不论是帮谁的,这都有点令人心里不那么痛快。

    陈菲妍却立马说:“算了,还是让我们两个富太太来吧,省得啊,别人说我们欺压你。今天就我来买单,谁让我最近忽然大发横财,不知道该怎么花呢?”

    江兮被陈菲妍逗乐:“好像今天不让你花钱,你会抱憾回去,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直接加了三杯红酒,陈菲妍挑眉:“你不开车啊?”

    “让盛先生过来接我就好,回去就不开车了。”江兮笑道。

    陈菲妍点点头,一时间没有接话。

    范思彤看看边上坐得二人,眼底闪过羡慕。

    有丈夫多好?

    出来跟姐妹吃饭,丈夫还能够过来接,哪有这么好的生活?

    江兮确实过着所有人都羡慕的生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