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九零学霸小军医 > 第八百六十八章 程咬金杨家人又来了

第八百六十八章 程咬金杨家人又来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xs.cc,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秘书长那边道:“沈女士,你家的情况,我们董事长已经去调查了,杨多海同志在生前,已经受过不少苦,你当军嫂的不容易,在这二十万的基础上,我们董事长又加了三十万,一共五十万,都补偿给您,是您自己的。”

    “往后您遇到什么困难,也可以直接找我。”

    顿了下又道:“我们董事长的意思,他想认您当干孙女,您如果在这边没什么牵挂,可以跟我们一起回南洋去。”

    李少瑾松口气,为沈桂云感到高兴,这样的话,起码她还有个依靠,不然真的是要逼死这个柔弱的女人了。

    沈桂云却急切的摇头,钱也不肯收:“老先生,我丈夫肯定不是为了您的钱,也不知道您是大人物,他要救的,就是一个被人欺负的人,这钱我不能收,不然我丈夫肯定会怪我。”

    声音蔫蔫的又道:“至于别的,您的心意,我真的心领了,我这里还有叔叔婶子要侍奉,不能一走了之。”

    沈桂云虽然声音气息不够,娇娇弱弱的一个小女人,但是说出这些话来,确实斩钉截铁般干脆,让人毋庸置疑她的决心。

    李少瑾微微感到惊讶,不是自己看不起沈桂云,沈桂云的家乡到底有多穷谁都知道,还有沈桂云吃过多少苦,大家也都心知肚明。

    在这样的情况下,竟然对五十万面不改色的拒绝。

    李少瑾扪心自问了一下,如果是自己处在这样的环境中,肯定无法做到这样的果断。

    重生归来,李少瑾一直在汲汲营营把日子过得更好,虽不用到处找靠山,可是爷爷一点也不无辜,她也要忍受着,难道不是为了所谓的前途,为了所谓的幸福生活?

    此时跟沈桂云一比,感觉贪婪就是贪婪,向往好生活没有错,但是气节这个东西,真的不是谁都能有的。

    你说她愚钝死心眼也好,你说她是这个年代的傻瓜也好,她的处事标准肯定跟世人不同,可是李少瑾真是深深的敬佩这个小女人。

    ——她纯粹。

    沈桂云说什么都不肯收,杨天宇一时间为难起来。

    众人拉锯着,突然门口传来喊声:“钱是我的,我的,我儿子的命换来的。”

    李少瑾不用看过去都知道,是杨家那三口人又来了。

    ……

    ……

    不速之客突然造访,屋子里的人脸上都蒙上了一层厌恶的不得了的阴暗。

    沈桂云老实,可能也没心思,虽然厌恶,但是没说话。

    李少瑾心想这种时候,屋子里的都是男人,我如果再不替弱小出头,那谁还能来帮这个小女人?!

    李少瑾站出来问道:“你们干什么?怎么过来的?!”

    杨母和杨大嫂看见李少瑾显然的一愣。

    杨母支支吾吾道:“你,你怎么在这?!”

    李少瑾背着手道:“既然知道我在这,你就应该给我放老实点,这是大院,是家属楼,是谁放你们进来的?!”

    杨家三口起床第一件事就是要钱。

    抚恤金还没批下来,那么杨天宇给的钱总在吧?!

    但是李团长说杨天宇又提回去了,不用他们部队发放了。

    杨家三口起初不信,说是李团长要藏他们的钱,李团长给他们看了杨天宇和秘书来拿钱的视频,他们才相信。

    视频里杨天宇说了,要亲手交给杨多海的妻子。

    杨家人急的火上房的追杨天宇,然后找了部队上认识的人,打听了沈桂云的住处。

    就来了。

    杨母奓着胆子跳起来:“不关你的事,怎么,难道我不是家属?我也是家属,杨多海就是我生的,我是她妈。你还敢打我?这么多人,你打呀你打呀!”

    李少瑾呵呵笑:“一见面就提这么贱的要求,你也是有意思。”

    杨母:“……”

    她瞪了李少瑾一眼,冲向秘书长手里的提箱:“这钱是我的,是我儿子买命钱,给我。”

    秘书长不能打老人,身子一躲,躲到了两名战士的身后。

    那两名军官虽然担负文职,但是也受过训练,将秘书长包的紧紧的。

    其中一个面向很严肃,直接立起眼睛道:“你干什么?这是明抢,你想坐牢?”

    杨母跳着脚道:“那是我儿子的钱,我的,本来就是给我的钱。”

    众人都不理她。

    杨母气的原地大骂。

    可是光骂人,拿不到钱,还是着急。

    这时杨大嫂走到杨天宇面前道:“这位老先生,我家二弟救了你,你就这么对待英雄的母亲,也不怕我二弟在天之灵来找你?也太忘恩负义了。”

    杨老太太反应过来,坐在杨多海面前打滚:“忘恩负义,都是你都是你,要不是你,我儿子能死吗?你赔我儿子,赔我钱。”

    杨天宇气的脸色发青。

    李少瑾走过去道:“老杨太太,你注意点,你忘了杨老先生的身份,我告诉你,杨老先生身体不好,不比你的病轻,你把人气坏了,你们家乡的投资项目无法洽谈,你看市长他们找不找你算账?你大儿子还想种地?小儿子据说还没毕业?看你怎么安排吧。”

    杨母神色一变,看向李少瑾:“真的?!”

    杨大嫂脸上不敢确定的阴晴不定:“你这是恐吓人。”

    李少瑾道:“对啊,我是恐吓人,不然我还能亲亲爱爱你们?!那你们可以不信啊,可以继续闹啊,咱们可以走着瞧。”

    杨母依然坐在地上,但是不打滚了,看着大儿媳妇。

    杨大嫂想了想,眼珠一转道:“老先生,你这家大业大的,也不希望别人说你是忘恩负义的人吧?我们家老二就是为了救你死的,你怎么得也得表示表示哦。”

    杨天宇的表情,分明是对这家人受够了。

    他回头看着沈桂云:“小沈,你也看见了,这钱如果你不收,我就是忘恩负义的人,我希望你也能谅解我的心情,收下这笔钱。”

    沈桂云面对着屋子里众人的注视,尤其是杨天宇的,那甚至有点哀求的目光,她艰难的点着头:“好吧,那我收下来,多谢老先生。”

    杨天宇松了口气。

    杨大嫂急道:“我二弟都死了,老先生,你不能把钱给她啊,她跟我们家人没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