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钟浈封北宸 > 第1912章 番外之有没有想我

第1912章 番外之有没有想我

作者:三宝难养:总裁老公来帮忙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xs.cc,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林唯唯不禁由此想到了自己的父亲。

    爸爸死的时候,也是这么凄惨的吗?

    她根本就不敢想,头扎到膝盖中,鸵鸟似的逃避着这一切,但是脑子却在不受控制的运转。仔细回想她给小唯打电话时发生的一切。

    之前都没有任何的异样,怎么就出事了呢?

    可是小唯死前遭受了的一切,每一处痕迹都在昭示着生前被折磨,那些伤刺痛着林唯唯的心。

    那些伤害小唯的人实在是太狠心了,怎么能够这样对待一个女孩子呢?

    林唯唯的拳头紧握,她绝对不相信这仅仅是场意外,一定是幕后之人下的毒手。

    根据时间来推敲的话,小唯应该是在出去找自己的这段时间里遭遇了不幸,而那个起着决定性作用的录音笔也不翼而飞。

    是的,录音笔。

    录音笔是关键。

    他一定是因为知道了录音笔的存在,所以才把小唯杀了灭口,好保护自己,林唯唯心想。

    可是即便要杀人灭口,为什么要用这种歹毒的方式?

    那可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啊!

    生命这么宝贵,怎么能说抹去就抹去?

    林唯唯几乎要克制不住把那人揪出来痛打一顿。

    刚想要站起来,一双温暖的大手就附上了她的眼睛。

    “别看了,再看也看不出什么,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到下杀手的人,为她报仇。”

    磁性的声音传到林唯唯的耳边,是顾景琰……

    那声音一贯的冷,但却奇异的填补了林唯唯内心的躁动。

    林唯唯拉下顾景琰的大手,反手握住,看着他那俊朗的颜,说道:“这件事情我们一定不能善罢甘休!我要给父亲和小唯报仇!”

    “我知道。”拉着林唯唯让她起来,“迟早的事。”

    “而且公司里的那些造谣的人简直是太过分了,居然还有人说小唯会出事都是是因为多次出入‘那种’场所,所以才变成这样的,简直是太可笑了!”

    林唯唯很生气,握住顾景琰手的力气加大几分都不自知。

    “小唯在公司一直都是勤勤恳恳,本本分分的,他们都不清楚小唯的为人吗?怎么能这么说?”

    顾景琰捏了捏林唯唯的小手,试图让她平静。

    “别激动,肯定是有人在暗中造谣,以求混淆视听来掩盖自己的罪行,总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到时候我们会把我们所承受的让他千倍万倍的还回来。”

    “一定!”顾景琰铿锵有力的声音落到房间中,激起层层浪花。

    “可是现在好不容易得来的线索又断了,我们该怎么办?”

    这人实在是太狡猾了而且多疑了,心思缜密不说,有一点风吹草动他都知道,照这样发展的话,自己父亲死亡的真相,什么时候才能找到证据呢?

    “不会太远的,你还有我,会找到的。”

    拍了拍林唯唯的肩膀,顾景琰说,自己是林唯唯坚强的后盾。

    只要你愿意,我会为你阻挡一切风云,让你在我的港湾之下无忧无虑的生活。

    林唯唯看着这样的顾景琰,心里淌过一阵暖流,声音也柔和下来。

    真是奇怪,明明是个冷心冷情的人,但是偏偏对她这么温柔。

    “我们可要好好安置小唯的家人,毕竟她也是为了我们,才遭遇不幸的,于公于私,我们都应该好好的对待她在这个世界上仅存的亲人。”

    林唯唯没有了刚刚的激动,反而有些哀伤的说。

    “嗯。”

    顾景琰点点头,他对这个身世坎坷的女生也有些不忍,注意到林唯唯尖尖的下巴,话题一转,“不提那些不开心的,现在你的任务就是好好的去吃个饭,然后睡一觉,休息一下。”

    “我不饿……”林唯唯拒绝道。

    她现在哪里还有心情去吃饭呀,早就被这件事搅得没有食欲了。

    “那也要去,身体垮了怎么办?”

    说罢不顾林唯唯的拒绝,拉着她离开这个地方。

    轮椅带过的风,似要将她所有的烦恼冲散。

    然后顾景琰又再次无视林唯唯的抗议,把她拉到一个装潢精致的小餐馆。

    精致的食材配上舒缓轻柔的音乐,让人紧绷的神情都放松了不少,这里确实是一个调节身心的好去处。

    只是这样一个难得的放松时刻,却偏偏要有人来捣乱。

    这不,一个顾景琰和林唯唯都熟悉无比的身影朝着他们快步走来。

    “哟,这不是我的好弟弟吗?怎么在这里吃饭。”

    只见顾琰城大摇大摆的揽着一个穿着清凉的女子,缓缓朝着他们两个人走来。

    那女人的眉眼有种说不出来的诡异熟悉感,林唯唯看着她,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她。

    全然忘记了自己身边还有林安雅这个事实。又或者说,他根本就不在意林安雅的感受,也不想也不在乎,她知道自己这么堂而皇之地领着这一个刚认识没有几天的女人吃饭,心里会怎么想。

    “你怎么在这里?”顾景琰皱了皱眉毛,脸色不善。

    “哟,瞧你这句话说的,为什么我不能在这里?这么霸道专制,来这里吃饭不行吗?”

    顾琰城嗤笑一声,对顾景琰的这个问题表示不赞同,转而不怀好意的看向林唯唯。

    “好久不见呀,不知道你有没有想我。”

    “前几天订婚宴前我们才见过。”林唯唯拿着刀叉的手放下来,看向顾琰城,神色冷淡。

    “呀,这可真是不好意思,我忘了。”顾琰城耸耸肩,表示自己很无辜,伸手摸向林唯唯的脸。

    “不过谁让我们唯唯这么迷人,让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才短短几天不见,我就觉得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顾琰城那有些奸佞的脸,配上一副深情的面孔,只觉得无比的违和。

    果然还没触碰到,就被顾景琰一巴掌拍下来。

    “你敢动一下试试。”顾景琰的眼神很冷,似是冷到人的骨子里,就像寒冬的腊月,带着冰碴。

    他紧盯着顾琰城的那充满威胁的眼神,就像是一只蛰伏的豹子,在静静的看着他的猎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