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黑莲花庶女攻略 > 即墨公主–被宋清寒抓住 50

即墨公主–被宋清寒抓住 50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xs.cc,一个不靠长相遮拦的小说网

    见众将士纷纷坐下,宋清寒走上主位,端起一杯清酒。<a href="http://www.25shu.com" target="_blank">www.25shu.com</a>

    “宋某在此敬诸位将士了,有你们在,我即墨,就有底气”说罢遥遥举杯,仰面而尽。

    众将士听罢神色激动,纷纷举杯“敬宋将军”

    “好了,众将士们继续饮酒吃肉罢。”宋清寒轻声说道,带着丝丝笑意。

    “是,将军”众人纷纷落座,又如之前宋清寒未到时那般自在,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尽是豪迈爽快。

    若是纪妃因在这儿,看见这其乐融融的场景,只怕又要叹一声宋清寒好手段了

    眼神微微一扫,却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宋清寒微微一征。

    “看见墨书了吗”宋清寒嗓音淡淡。

    见将军第一次主动对自己说话,刘羽心情激动。

    “回将军,墨小兄弟说他换下甲胄就来。”刘羽如实回到。

    宋清寒点点头“没事了,你们继续。”说罢转身离开。

    转过身的宋清寒神色凝重换下甲胄可自己明明记得他来营帐找自己时穿的便已经是常服

    宋清寒反射性朝腰间看去,果然,原本系着玉佩的地方空荡荡的,他面色一凝,快步朝纪妃因住的营帐飞奔而去。

    账内灯火入昼,宋清寒猛的掀开营帘,空无一人。

    “来人,以此处为中心,全力墨书”宋清寒下令。

    十几人的队伍训练有素,迅速而不动声色地搜寻着纪妃因的踪迹。

    宋清寒长身立在原地,面色晦暗不明。

    “报告将军”,其中一名亲随说道“内营都搜遍了,没有墨书的踪迹,我们要不要通知外营,进行拦截”

    宋清寒抬手制止“不需,我自己去找。”

    “可,将军若是让他逃出,上面若是怪罪下来”亲随设身处地。

    宋清寒摇摇头“你们下去。”亲随无奈,还是依言退下。

    宋清寒神色阴笃很好,居然敢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逃跑。

    距离出外营门口500米处,纪妃因停下了脚步。

    “宿主大大,不远处就是外营了”系统机械声响起。

    纪妃因点点头,飞快地剥下身上的夜行衣,露出里面的常服,大摇大摆地朝门口走去。

    “哎,干什么的”守门士兵出口询问。

    纪妃因笑着说道“大哥,这不是今夜休憩嘛,酒不够喝了,宋将军吩咐我去买点。”说着拿出宋清寒的贴身玉佩递给守门士兵。

    那士兵仔细看了一眼玉佩,笑道“原来是酒不够了啊,那兄弟快去吧”

    “好嘞”,纪妃因接过玉佩,将它放进怀里,神色自若地走出营门。

    “恭喜宿主大大,终于脱离苦海了,哦吼吼”系统激动得像个傻子。

    纪妃因声音里也藏着笑意“是啊,我们赶快走吧”过于兴奋的纪妃因不由得说出声儿来。

    “走走去给宋将军买酒”一道声音疑惑道。

    “当然不是啊”等等,纪妃因身体一僵。

    宋清寒冷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不是给我买酒,那这是要去哪儿呢嗯”

    纪妃因转身,宋清寒一身玄衣,墨发三千被风轻轻吹起,看着仿若画中之人,可他眼眸寒冷如冰,嘴唇微勾却不带半分笑意,纪妃因心神一颤。

    宋清寒欺身逼近,神色如冰“你胆子不小,竟敢背着我逃跑”

    纪妃因咽了口唾沫“宋宋宋大哥,我&quot;

    宋清寒眼角带讽,修长的手指抵住纪妃因的红唇“嘘,别说话,我怕我会忍不住把你掐死。”

    纪妃因浑身一颤,一动也不敢动。

    宋清寒薄唇微张,似要再言,忽地耳朵一动,下一秒猛地将纪妃因压在草地上。

    “呜,你干什么”纪妃因瞪大了一双漂亮的眼眸。

    “闭嘴”宋清寒脸色如万年寒冰。

    纪妃因被宋清寒高大的身躯压住,动弹不得,一时间只能瞪大眼睛表示控诉。

    宋清寒冷硬的神色微微一软,轻声道“有情况。”

    纪妃因神情一愣军营外面会有什么情况

    系统机械声在这时响起是的宿主,宋清寒说得没错,好像有敌国的探子靠近了。

    纪妃因咬牙切齿你这时候倒是出现了,刚刚宋清寒在我背后的时候你死哪里去了

    系统委屈,这都是有原因的嘛可它并不敢告诉纪妃因,只能默默背锅。

    纪妃因细细听着脚步声,人不多,大概有三至五人,依照宋清寒的身手解决他们绰绰有余,纪妃因想罢放下心来,用力推着宋清寒的胸膛,想将他从自己身上推开。

    真是不乖呢,宋清寒眉毛微皱。

    下一刻,一个高大的身躯朝纪妃因覆身而来,宋清寒那张冷冽俊脸迅速靠近,一个带着丝丝酒香的吻落在了纪妃因的红唇上。

    纪妃因双眼瞪大,不可置信。

    宋清寒,刚刚在干嘛呢

    那为首的探子眼神微闪,一个“停止”的手势做出,身后的探子迅速而悄无声息地撤回。

    宋清寒余光一收,从纪妃因身上起身。

    纪妃因怒不可遏“宋清寒,我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

    宋清寒拉着纪妃因往回走,纪妃因欲甩开,却发现自己不能撼动分毫。

    “方才我并非有意,只是附近有几个探子。”宋清寒淡淡解释道。

    纪妃因气急败坏,说到这个更气“那几个探子你打不过少说这些有的没的”

    宋清寒眉毛一挑“是,我打得过。”宋清寒大大方方地承认。

    “那你还”还没等纪妃因说完,宋清寒又说道“可我不想打草惊蛇”,宋清寒顿了顿“只要不惊动敌人,我们就多了一丝胜算。”

    纪妃因噎住,宋清寒说得的确有道理,这下她私自出逃又被宋清寒当场抓住,她实在没什么好说的,只是,想到刚才的事,纪妃因还是有些郁闷。

    难到想要阻止她说话非得用嘴吗

    宋清寒眸光一转,仿佛洞悉到纪妃因内心的想法。

    本书首发来自,